亚洲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APP,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99热,99精品久久99久久久久

    <sub id="abbiz"></sub>

    1. <big id="abbiz"></big><nav id="abbiz"><table id="abbiz"><small id="abbiz"></small></table></nav>
      <wbr id="abbiz"><p id="abbiz"></p></wbr><nav id="abbiz"></nav>
    2. 域名: www.mattsmithofficial.com E-meil:學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學創作:yangshich@163.com
      于穎新 于立極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晉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樹槐 王鴿華 毛云爾 鄧宏順 北 董 潘與慶 皮朝輝 安 寧 湯 湯 伍 劍 艾 禺 劉清山 劉育賢 劉 俊 閆耀明 劉乃亭 劉興詩 劉慈欣 劉正權 劉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樹 李學斌 李志偉 李麗萍 李 銘 李維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湯素蘭 吳牧鈴 吳禮鑫 陸 梅 冰 夫 肖顯志 陳國華 陳 靜 陳志澤 邱 勛 宗介華 余 雷 吳佳駿 陳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銳 苗 欣 周學軍 魚在洋 周蓬樺 周曉波 楊向紅 楊庭安 楊 鵬 鄭 重 鄭允欽 鄭 軍 林文寶 范曉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饒 遠 賀曉彤 何騰江 洪善新 洪 燭 經紹珍 張廣鈞 張一成 張希玉 張懷帆 郝天曉 楊福久 倪樹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錢欣葆 愛 薇 龔房芳 徐 玲 野 軍 黃春華 黃 山 戚萬凱 湘 女 程逸汝 彭緒洛 謝 華 謝華良 謝倩霓 謝 璞 謝 鑫 謝樂軍 曾維惠 竇 晶 魯 冰 舒輝波 斯多林 蒲華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發稼 薛衛民 薛 濤 魏 斌
          首 頁   視 頻   訊 息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童 話    故 事   幼兒文學  寓 言    散 文
          詩 歌   贏在起點  作品導讀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寫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報 紙    空 間       
      目 錄
      熱點推薦
      童 話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湘女訪談錄——余生獻給你,兒童文學的在地性書寫
      作者:湘女     來源:昭通日報    點擊數:

        湘女,本名陳約紅,兒童文學作家。湖南長沙人。幼時隨父母來到云南,在云南紅河少數民族地區生活多年,F居昆明。在《兒童文學》《讀友》《十月少年文學》等刊物發表兒童文學多篇。其作品多次選入《中國年度兒童文學》《中國優秀兒童文學精選》等各類選本及中小學閱讀文本。著有文集《趕馬人的城》《湘女自然文學精品叢書》《指尖上的精靈》等。散文《父親的故鄉》獲首屆冰心文學獎散文佳作獎。散文集《紅渡船》獲云南省 2015 年文藝精品工程獎。兒童文學《雪門坎》《白石巖》《象幫》分獲第一、二、三屆《兒童文學》金近獎。長篇兒童小說《飛魚座女孩》獲 2015 年首屆“青銅葵花兒童小說獎”銅葵花獎,2016年冰心兒童圖書獎。兒童散文集《長翅膀的山》2017年被評為“上海好童書”。

        
        李秀兒,女,滿族,1978年12月出生于黑龍江佳木斯,現為上海師大人文傳播學院當代文學專業博士。曾多年擔任電視新聞主播。在《中國作家》《散文》《少年文藝》《文藝報》《文學自由談》《文學報》《邊疆文學/文藝評論》《滇池》等報刊發表小說、散文、評論,有多篇作品入選各種選本或獲獎,小說《晚秋》獲2017年度冰心兒童文學新作獎。已出版兒童文學長篇小說《花山村的紅五星》等8部作品。
        
        那方天地
        
        李秀兒(以下簡稱李):陳老師,很久不見,謝謝您能接受我的訪問。我們今天的訪談從您的新書《驛路傳奇》開始,這本書的故事也就是驛路的起點云南省紅河縣的迤薩,而那里是您插隊生活過的地方,當年剛剛從城市來到迤薩,應該說落差還是很大的,慢慢理解融入當地生活有個過程,也一定有很多故事,您愿意講講當時發生的小故事嗎?
        
        陳約紅(以下簡稱陳):小小修正一下,迤薩鎮是紅河縣城所在地,是我工作過的地方,不是我插隊的地方。當年知青分工,我分到紅河縣當小學教師(我寫過不少邊疆鄉村教師的作品,正是源于這一段經歷),后來調入紅河縣文工隊(那時叫宣傳隊),我應該是農民進城了。雖然這座“城”,是一個小得不能再小,極少有內地人愿意去的“邊五縣”之一,條件異常艱苦,但這是我的第一份正式工作,于我非常珍貴。
        
        李:我也去過迤薩,覺得很與眾不同,但是具體說不好,您覺得迤薩和其他地方有哪些不同之處,這些不同之處給了您哪些文學上的靈感,與您后來從事兒童文學創作有關嗎?
        
        陳:你沒有見過以前的迤薩,你可能體會不到那種“不同”帶給你的震撼和沖擊。
        
        初到迤薩,這座堅固無比的威嚴城堡引起了我深深的景仰:高聳的碉樓,密布的槍眼,大塊青石板鑲嵌的街巷,遍地栓馬石,迷馬樁,傳統逼仄的四合院,高大緊密的中西式建筑……當時縣文工隊駐地就在一戶趕馬人家,很傳統的四合院,古舊而精美。后來又搬到另一幢傳統大院,更氣派,更精致。而這樣的建筑,在當時的迤薩,比比皆是。更引人的是那些中西式結合的“花樓”建筑,厚實的高墻,華美的內飾,那真是令人嘆而觀止(非?上У氖,后來許多建筑都被拆除,很難再復制了)。文工隊的年輕人,多是趕馬人的孩子,通過他們和他們的家人,我知道了許多關于他們父輩祖輩的趕馬故事和創業史。這為后來我這方面的創作奠定了非常好的基礎。
        
        李:紅河迤薩獨特的山川風貌和地理人文特點賦予趕馬人以怎么樣的性格和生存邏輯?這個邏輯與外地人與漢族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陳:滇南的哈尼族以紅河為界,北岸是內地,屬文化經濟發達地區,南岸則為“江外”,是蠻荒之地,這里經濟落后,交通不便,不少民族還處于“刀耕火種,刻木記事”的蒙昧階段。迤薩雖然地處“江外”,卻因為馬幫的發達,使這個地方既有著對中國傳統文化的承襲,又有著邊地少數民族文化的吸納,還有著境外西洋文化的影響,形成了一種多元的、內涵豐富的、色彩更為鮮麗的“馬幫”文化。迤薩人性情溫厚,聰明率真,樂觀積極,他們的生命意識與生存態度,既有著最樸素的善惡美丑,也有著最地道的自然天意,還有著最熱切的文明追求。這應該是迤薩人與外地人甚至內地漢族根本的區別。
        
        李:我們從小耳熟能詳“知錯能改,善莫大焉”,錯了總是會找到被原諒的理由;長大后開始明白,時間是把殺豬刀,它似乎能改變一切,能改變愛情、能改變誓言、能改變承諾,甚至有時能改變對錯?墒,您的作品當中,尤其《驛路傳奇》這本書里的故事,恰恰講述的是有的誤解要用生命去償還,比如《一把流浪的刀》,有的誓言要用余生去踐行,比如《胭脂峽》,有的夢境要用終其一生的追尋,比如《桫欏寨》,一定要這樣嗎?
        
        陳:對于趕馬人來說,一定要這樣,也一定會這樣。在我后來對昆明馬幫、滇西馬幫、怒江馬幫,以及滇東北馬幫的了解中,發現那些趕馬人都有著一種共性,那就是說一不二,誠信忠良,那就是為人做事,要“像條漢子”。他們處理事物的智慧和方法,都很樸實,都有極其動人的意義和淚點。
        
        那方人
        
        李:就您小說當中敘事邏輯,我專門請教過紅河的朋友,那些屬于迤薩那方天地的、屬于馬幫人的故事,真實嗎?可信嗎?在當地真的具有可操作性嗎?他給我講了他的爺爺的故事,爺爺當年很有名望、交友甚廣,有一個敗退的國民黨軍官投靠他,想暫避一時,風頭過了直奔國外,出于義氣,爺爺收留他,可是恰巧共產黨的大隊長來走訪,正在寒暄之時,里屋的國民黨軍官偷偷從門縫伸出手槍,射殺了大隊長,自己奪門而逃。之后幾天,爺爺愧疚難當,自殺了。這個爺爺不是死于高大上的主義、信仰,更不是法律的制裁,而是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和擔當,我很震撼。因為不論文學作品還是影視劇,好像合乎邏輯的結尾,是不了了之。所以理解您小說中的人物,理解人與人,理解動物與人,可能要用另一套邏輯,充滿敬畏、充滿信任,對天、地、人充滿責任和擔當的邏輯,而這種邏輯是只屬于那方天地,只屬于馬幫人的生存邏輯。
        
        陳:我尊重人性中最質樸的原點,既人與自然之間密不可分的生命鏈接,人與自然之間詭譎而又互通的敬畏感與神秘性;谶@一原點,對我所塑造的人物,他們與他們的所為,都有著特定的道德準則和行為制約。也是基于這一原點,我對我的文學創作中人與人,動物與人,甚至地理環境與人的關系,總是在尋找一種更為恰當,更為融洽的解釋,而這個解釋并不僅僅限于迤薩,限于馬幫,還貫穿在我所有的云南書寫、紅河書寫中。
        
        李:您一開始就接受這樣的邏輯嗎?相信對當時您個人也有很大影響,尤其是創作上,和后來從事兒童文學有關系嗎?
        
        陳:我崇尚自然,熱愛生命,我的生存意識與做人方式,基本都來源于我從小所處的環境和所接觸的人。我很小的時候就到了個舊,然后輾轉于紅河兩岸,在我的成長歷程中,我樂于吸收陽光,而本能地排斥陰霾。這一點,始終貫穿在我的創作,特別是兒童文學創作中。
        
        李:我們常說某地是第二故鄉,可以說迤薩是您的第二故鄉嗎?算是您的兒童文學寫作的故鄉嗎?它好像是個遠在天邊的存在,從昆明去一趟迤薩真的是太遠了,太不容易了。您現在與那方天地的聯系還多嗎?在創作上,是不是寫紅河,寫馬幫更從容呢?您文學上疆域的拓展迤薩是底色和背景嗎?
        
        陳:我把自己定位于紅河人,這個紅河泛指紅河州,因為那里我都熟悉,每一個地方都有過長則數年,短則數月的停留。我把它們都視為我人生的驛站,迤薩只是其中之一。
        
        我與迤薩一直保持聯系,我曾為它寫作出版了長卷散文《趕馬人的城》,拍攝了影視作品《無契之約》、《龍潭晨浴》,這兩部片子曾獲得全國百家電視節目展播銀獎、銅獎。后來又應迤薩朋友之邀,寫作出版了《馬幫馱出來的僑鄉——紅河迤薩》一書。我有許多迤薩朋友,也曾一次次重返故地,追憶過去?梢哉f,在我的人生中,迤薩始終是一個記憶燃點,總會燃起我對它的懷想和熱情,同時,迤薩也是我的一個創作源泉,讓我的文學創作生生不息,源源不斷。
        
        李:您的作品,尤其像《驛路傳奇》這樣的作品,地域性很強,甚至具有唯一性,很難被模仿,因為同樣的故事搬到其他的地方,邏輯上很難成立,即使云南本土作家也很難模仿,這種創作上的優勢,會不會成為市場的弱勢?畢竟這樣的創作不可能分批次、成規模的生產?您也有這方面的苦惱嗎?
        
        陳:我覺得不應該有創作的優勢,市場的弱勢這樣的說法,我相信讀者,當文明文化達到一定的高度,對真正的,優美的文學的欣賞,也會成為更多人的追求和喜愛。
        
        《驛路傳奇》是我尋找到的兒童文學創作的又一種敘述方式。在我創作兒童文學時,我遵循的是情感與人性的主題,盡量用質樸簡潔的文學語言,運用豐富的情節,來生動地表現人物的性格、情感與命運,來增強作品的故事性和文學性,F在的孩子,閱讀能力、理解能力都不可小覷。我相信,我的創作手法,他們能夠接受,能夠懂得,也能夠清晰地感覺到我通過文字所傳遞的感情與內涵。
        
        在地性或生態書寫
        
        李:這里我想借用一個觀點:把一些不可移動的工藝美術作品,所在的場域,構成作品本身的在地性,及只能在那個特殊地點才能看到它,作品存在所依托的空間,成了作品的邊界條件。如果用在地性的觀點來看您的兒童文學作品與所處空間(也就是云南紅河迤薩)的關系,發現您的兒童文學作品,有很清晰的地域邊界,也只有云南特殊的人文地理條件才能孕育出這么強烈云南色彩的兒童文學作品,比如《驛路傳奇》,無論把您的作品比作大江或是清泉,流淌的都是帶有云南記憶基因的血液,一以貫之,這是云南兒童文學作家鮮有的一個的特點。
        
        陳:因為我創作的是我熟悉的題材呀,我寫云南,寫紅河,寫邊地,寫少數民族,寫馬幫……我在云南長大,云南強大、多元的本土文化,早已將我全面改造,讓我潛移默化、全盤接受,并加以深化、理解,形成了自己的文學觀和創作理念,我所書寫的是我經歷過的生活原生態,也是我所理解的文學生態,確實有別于他人,恐怕再難改變了。
        
        李:文學與生態、地理的關系不是簡單的加法,更不是單向的透視或鏡子折射反映外部世界,閱讀您的作品能夠感受到這種融合爆發出的感染力和激情,我自己也開始學習兒童文學創作,在您創作的過程當中,有哪些體會是可以分享的?
        
        陳:我覺得沒有什么特別的,就寫自己熟悉的生活,熟悉的環境,熟悉的人物,這是很重要的。我的寫作,如果放在北方,抑或是江南,甚至四川、貴州,更近一點,哪怕就是放在紅河州以外的其他地方,我都會感到生澀,感到難以下筆(我也許可以寫一些到此一游的散文,也可能寫得很精美很到位,但真正的底蘊,我是找不到摸不著的)。所以,最重要的,還是要有自己的生活,自己的源泉和自己的追求。
        
        李:您創作的故事,云南邊地特色濃郁,個人標識十分鮮明,小說除了表層新鮮、奇異,有傳奇色彩,故事本身還具有可供深入思考的內核。一個個離奇的故事背后,是復雜的人生況味,遠遠超越故事本身的傳奇性,或許這也正是您的藝術訴求。
        
        陳:驛路上的傳奇故事,既是茶馬古道上曾經發生的、距離今天已有些遙遠的故事,傳奇性自然就必不可少了。雖然每個故事不盡相同,但我在處理時,有意無意讓幾乎所有故事都充滿了似有似無、真真假假的神秘感。阿寶與通人性的猴子,從少年至老年,似斷非斷、看得見和看不見的情感經歷。在雪狼出沒的雪門坎,年輕的巴郎與心愛的女孩失之交臂,自責、內疚、痛不欲生,甘愿窮盡一生守候。飛賊老刁不盜馬、不搶貨、不傷人、不偷錢、不偷馬料、不掀馱子、不扛走馱包,只偷吃的。趕馬人對他一點也恨不起來,只有老三爹恨他,因為他最愛偷老三爹家的東西?墒,這個飛賊老刁竟然是個孩子,更奇的是這個飛賊老刁竟然是老三爹的兒子……傳奇性確實無處不在。
        
        李:“傳奇性”和“在場感”是這類作品的要素,但僅理解到這些又是遠遠不夠的。在云南,也有些人的作品,讀后雖然感覺新鮮、奇異、刺激,卻無從咀嚼,無從回味,其中非常重要的一個原因就在于作品缺乏當下意識。而這,也是您這類寫作最難處理和把握的地方吧?
        
        陳:是的,我堅持創作故事要發掘其意涵的多重性。除了表層新鮮、奇異,有傳奇色彩,故事本身還必須具有可供深入思考的內核!兑话蚜骼说牡丁氛Э粗v述的是一把流浪的刀,一把馬幫從法屬東南亞殖民地國家弄回來的小洋刀,而實際上真正講述的卻說流浪漢錢老大、走失的馬幫小伙計男孩阿發以及他們的人生。
        
        我還注意講述故事過程中的當下照應!厄T馬壩》講述的是很多年以前在一個叫騎馬壩的山寨里發生的離奇故事,馬幫頭領的兒子阿寶在猴子的助力下名聲大振,卻被父親趕走,很多年以后,父親悔恨不已去世,老態龍鐘的阿寶與猴子在故里再次相逢。而這個過去的故事,與敘述者“我”不無關聯!拔摇币顾拊潞陲L高的騎馬壩,忽見一團黑影,毛骨悚然,房東老爹給“我”講了這個故事。于是,“我”當下的驚恐與過去的離奇串聯在了一起。
        
        此外,著力人物性格的刻畫和塑造,這恐怕是每一個作家都必須做到的基本功。故事是過去的,但人物卻不獨屬于過去,成功的人物永遠離不開當下。這也是優秀與平庸最大的一個區別,優秀的邊地創作有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平庸的邊地創作只有獵奇的情節和故事。只有擁有當下意識的作品,才能超越故事表層,才能提供故事內里的咀嚼和回味。
        
        桫欏寨會在月亮上嗎?有竹林、土樓,屋頂上開滿丁香花,熱熱鬧鬧、熙熙攘攘的桫欏寨會在月亮上嗎?相信,或者不相信,其實不重要。重要的是老山貓窮其一生的執著信念和追求。老山貓就這么朝月亮上的桫欏寨走去,他的馬兒換了一匹又一匹,生意做了一茬又一茬,人也一年年長大,從少年到青年、中年、老年……那個桫欏寨一直沒找到,但他堅信,桫欏寨一定存在,搶了他鈴鐺的月兒也一定存在。以至于,“我”真的相信桫欏寨就在月亮上,也真的相信那個小姑娘月兒還拿著他的九響銅鈴!拔蚁胂笾,在那大山深處,古道蒼涼,一個老人,牽著一匹老馬,戴著一只月亮石手鐲,披著毛茸茸的黑披氈,就像一只真正的老山貓,攆著月亮,神色堅定,腳步篤實,一步一步,走啊,走啊……”老山貓相信,足矣。老山貓相信意味主人公形象獲得了確立,而主人公形象的確立則意味著作品獲得了讀者的認可。
        
        “這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我夢見一只猴子,滿身白毛,佝僂著腰,騎在一匹東倒西歪的老馬背上,踽踽而行,苦苦尋找著那個叫阿寶的少年!边叺夭蝗彪x奇的故事,缺乏的是從故事引出豐富的人生況味,超越故事本身的傳奇性。
        
        李:陳老師,閱讀你的作品,給人以很大的想象空間,但大多是一些短篇,剛剛打開、走進,卻又戛然而止,會感到有些不解渴。您未來的創作,特別是就迤薩、驛路、馬幫題材而言,有創作長篇的打算嗎?畢竟很多人尤其是一些初出茅廬的寫作者總是瞄準長篇,對成熟作家的評價標準,好像也總離不開長篇。
        
        陳:好多讀者看我的作品,都有你的這個感覺,都認為我的每一個短的篇章,都有發展成長篇的可能,因為其人物運行的軌跡,故事的循進,似乎都有拓展的可能。但實際上我對長篇創作,從來誠惶誠恐,不敢輕易觸及。因為長篇需要更好的結構,更豐富的情節,更為直擊心靈的敘事。長篇對題材選擇,對作品的文學性可讀性,要求更高更嚴苛。作者必須有充分的準備,廣泛的閱讀,長時間的思考和艱苦的文字磨練,才有可能達到這樣的要求。
        
        李:我個人很喜歡您的文筆,也很欣賞您這么多年來一直從事兒童文學創作的堅持,這里有太多的外人不能理解的艱辛和甘苦,回首來路,您經歷過了那么多的不容易,您后悔把自己的三十多年甚至更長的人生交給兒童文學嗎?當初您為什么在兒童文學與成人文學之間,選擇這個文學園地的小苗圃,畢竟當年兒童文學還不像今天這么興旺和繁盛。
        
        陳:我對文學的熱愛從來沒有減弱過,對文學創作也從來沒有放棄過,盡管我涉足兒童文學是后來的事,但在我的創作經歷中,對文學并沒有刻意的劃分,我認為文學創作的核心,旨在展現文學的優美,傳遞人世間的真情,呵護所有的生命與童心。
        
        筆名生活于創作
        
        李:一些讀者對您的名字比較好奇,也請您順便說說創作和生活的關系。
        
        陳:謝謝秀兒。
        
        關于我的筆名
        
        我出生在湖南湘江邊,五歲隨父母離開家鄉,在云南紅河邊長大,從骨子里我已經是一個地道的云南人了。為了紀念湖南老家,父母從小就喜歡叫我“湘女”。其實我對湖南老家極其陌生,去過幾次,也是十分隔膜。但我很喜愛這個名字。在我開始從事兒童文學創作后,就特意用這個名字做了筆名,以慰我的出生地,以敬我的父母和湖南家鄉的親人。
        
        關于散文創作
        
        在當代,散文寫作無疑是一件寂寞的事情,但我一直很喜歡。這種文體能很好地表達我的內心和我對生活的感觸,并且想象空間遼闊,敘述方式自由,所以,我始終如一地癡迷散文的寫作,并試圖對自己的散文寫作進行一些有意思的探索,以拓展更廣闊的創作空間。
        
        關于當下的生活
        
        一個人,一輩子能做好一件事,就非常不容易。一個人,一輩子能做自己喜歡的事,就更不容易。我很珍惜我的當下,我的生活離不開文學,寫作已成為習慣,文字給我帶來快樂,帶來不斷創造的喜悅。創作使我更加熱愛文學,熱愛生活。目前,除了兒童文學,我也不排斥其他文體的寫作,只要題材合適,我也可能涉足散文、小說、詩歌、報告文學,特寫,電視片腳本等文體的創作。

    3. 上一篇文章: 《夢想在喀納斯的湖里》榮獲2020年第七屆“上海好童書”獎

    4. 下一篇文章: 沒有了
    5.  歡迎點評: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9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訪問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亚洲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APP,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99热,99精品久久99久久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