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APP,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99热,99精品久久99久久久久

    <sub id="abbiz"></sub>

    1. <big id="abbiz"></big><nav id="abbiz"><table id="abbiz"><small id="abbiz"></small></table></nav>
      <wbr id="abbiz"><p id="abbiz"></p></wbr><nav id="abbiz"></nav>
    2. 域名: www.mattsmithofficial.com E-meil:學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學創作:yangshich@163.com
      于穎新 于立極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晉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樹槐 王鴿華 毛云爾 鄧宏順 北 董 潘與慶 皮朝輝 安 寧 老 許 伍 劍 艾 禺 劉育賢 劉 俊 閆耀明 劉乃亭 劉興詩 劉慈欣 劉正權 劉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樹 李學斌 李志偉 李麗萍 李 銘 李維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湯素蘭 吳牧鈴 吳禮鑫 陸 梅 冰 夫 肖顯志 陳國華 陳 靜 陳志澤 邱 勛 宗介華 余 雷 吳佳駿 陳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銳 苗 欣 周學軍 魚在洋 周蓬樺 周曉波 楊向紅 楊庭安 楊 鵬 鄭 重 鄭允欽 鄭 軍 林文寶 范曉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饒 遠 賀曉彤 何騰江 洪善新 洪 燭 經紹珍 張廣鈞 張一成 張希玉 張懷帆 郝天曉 楊福久 倪樹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錢欣葆 愛 薇 龔房芳 徐 玲 野 軍 黃春華 戚萬凱 湘 女 程逸汝 彭緒洛 謝 華 謝華良 謝倩霓 謝 璞 謝 鑫 謝樂軍 曾維惠 竇 晶 魯 冰 舒輝波 斯多林 蒲華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發稼 薛衛民 薛 濤 魏 斌
          首 頁   視 頻   訊 息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童 話    故 事   幼兒文學  寓 言    散 文
          詩 歌   贏在起點  作品導讀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寫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報 紙    空 間       
      目 錄
      熱點推薦
      童 話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白雪,白雪
      作者:馬光復     來源:兒童文學大本營    點擊數:
        1
        瞧,那紛紛揚揚的白雪……
        還有,那在紛紛揚揚的大雪中向教室走來的我們班的女同學白雪……
        我藏在大槐樹的后邊,從地上捧起一杯像棉花一樣松軟的雪,捏成一團兒,向白雪拋去。
        扔去雪團兒的同時,我喊了一聲:
        "白雪,接!"
        她沒有一點兒防備,所以,那雪團兒打在她的胸脯上。噗的一聲,雪團兒像開花似的,碎了。她站住,四下尋找向她襲擊的"敵人"。說來也巧,我們班的猴三兒侯萬全正猴兒吧唧地在槐樹旁堆雪人。白雪以為他就是"敵人",大聲呵斥說:
        ●1.jpg
        "猴三兒,你好大膽兒!"
        猴三兒不知發生了什么事,嬉皮笑臉連聲說:"咱猴三兒的膽兒本來就只有針尖兒那么大,還早就讓狗偷吃了!"
        這話逗得白雪哏兒笑起來,簡直就是童話里的白雪公主。她指指猴三兒手中的雪問:
        "你手里是什么?"
        "白雪!"猴三兒信口答。
        "對呀!那不就是我嘛!喂,愛護它一點兒,懂嗎?"
        聽她這么說,我一下子從樹后跳出來,將雙手捧的雪放在嘴邊"吻著",開玩笑說:"喂,你瞧,這是什么滋味兒!"
        我的"親吻"使她笑得更厲害了,一邊笑,一邊嗔怪我和猴三兒:
        "你們男生,真壞!"
        在我的印象里,白雪是天真活潑的,但也十分虛榮。就拿眼前來說,這大冬天的,她仍然與眾不同,穿著裙子。班主任曾經批評過她:"白雪,把裙子換了吧,出什么洋相!"她不服氣,說:"穿裙子不屬于掃黃吧?既然合法,我干嘛換!"
        她堅持不換,時至今日,大家也習以為常了。再比如說,我們班自發成立"慶賀生日委員會"時,許多人競選委員長。大家商議決定,要求競選者出一道智力題,誰的題目最有趣,就選誰擔任委員長。
        白雪出的題目是:
        "我們家有三口人:姥姥、媽媽和我。最近四年里,姥姥過了四個生日,媽媽也過了四個生日,可我只過了一個生日。你們說,這是什么原因?"
        好多人被難住了,不知如何回答。
        其實,我知道。她的生日肯定是二月二十九日。陽歷二月是二十八天。閏年時才有二十九日,閏年是每四年才有一次。也就是說,白雪每四年才能過上一次生日。
        我不立即回答,是為了增加她的題目的難度,支持她當選委員長。
        果然,她當選了。幾年來,她主持過數不清的生日宴會。今年閏年,二月二十九日是她的生日。"慶賀日生委員會"的成員們早就在議論了。
        猴三兒侯萬全是那個生日委員會的副委員長。他提醒白雪說:
        "你可別忘了你的生日。還有六天,你是怎么打算的?"
        白雪不說話了。她的臉微微有些紅。一絲憂愁與不快,剎那間在她那眉宇間掠過。她顧左右而言他,說:
        "還真有點冷!"
        說著,匆匆向教室里走去。
        2
        下午是體育課。體育老師請病假,體育委員帶著我們做了一套健美操,然后就自由活動。我們一撥男生在打籃球。女生聽話,在繼續清掃操場上的積雪。
        打了一會兒籃球,我回教室喝水。一推門,只見白雪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在默默地看著一張紙。
        我走過去問:
        "你在專心致志地讀什么?"
        她抬頭瞪了我一眼,然后將那張紙甩給我。我拿起一看,哦,原來是這幾年"生日委員會"的成員過生日的情況記錄。記錄上最后三名是李端陽、我、侯萬全:
        李端陽--10月30日生日。
        在艷春樓慶賀,十四人出席,共花費128元。
        馬佳嘉--12月23日生日。
        在東來順飯莊涮羊肉,十二人出席,共花費84元。
        侯萬全--1月8日生日。
        在家中設宴,共十五人參加,花費大約107元。
        白雪輕輕嘆了口氣,問我:
        "馬佳嘉,你說,我怎么辦才好?"
        我想了想,說:
        "你要想大辦,有多少錢都能花進去。你要想小辦,就在家里自己做。"
        白雪搖了搖頭,仿佛對這兩種辦法都不滿意。我想了想,又說:
        "還有一個辦法。我爸爸新近在燈市口大街開了一個飯店。我跟他說說,讓他用最優惠的價格來辦,也就是說不超過50塊錢,你看怎么樣?"
        她為難地說:
        "可我是委員長!只怕大家不同意。"
        我不知道白雪有什么心事,但隱約感到,她心情十分沉重。我勸慰她說:
        "要不,一會兒我把大家叫來商議一下。"
        白雪沒有說話,我以為她同意了,就轉身跑出教室去通知"慶賀生日委員會"的成員。很快,二十多人聚集在教室里。
        我知道白雪不好講話,就悄悄對侯萬全說:
        "猴三兒,你幫白雪征求一下意見。"
        猴三兒點點兒頭。他說:
        "喂,同學們,我們盼了幾年的,我們的領袖,"慶賀生日委員會"的委員長白雪的生日終于就要來臨了!大家的意見是什么?甭客氣,暢所欲言。"
        頓時,教室里像開了鍋。哈,您聽聽:
        "委員長的生日慶賀應該是一流的。做個預算吧,三百塊錢怎么樣?"
        "三百還不夠填牙縫兒的,五百吧!"
        "全聚德,怎么樣?錢要不夠,大家來湊。白雪出三百元,其他每人掏十塊。"
        起哄架秧子誰不會!我很后悔建議白雪讓大家議論。特別是這猴三兒,真混賬,他根本沒有理解我的原意,猴吃麻花--滿擰!瞧他那猴勁兒來了:
        "哥們兒,姐們兒,四年才能遇上一次的咱們頭兒的誕辰,不大辦一下,心中有愧呀!委員長可別泄氣,丟了份兒,那可就掉了身價了!大伙說,是不是這理兒?"
        "是!"
        這喊聲剛停,一直沒說話的白雪忽地站起來,大聲說:
        "好啦,甭吵啦!我好好辦個生日宴席,決不給我、給各位丟份兒!好,可以走人啦!"
        不知道是大伙昏了頭了,還是腦子發熱,聽不出白雪話里有話,他們竟熱烈地鼓起掌來。猴三兒竟揮臂高呼:
        "偉大的委員長白雪公主萬歲!"
        白雪背起書包,臉上帶著微笑快步走出了教室。別人看沒看出來我不知道,反正我是看出來了,她那笑眼里含著淚水……
        第二天,白雪沒有上學。
        據說,她病了。我心里像壓了一塊石頭,整整一天都悶悶不樂。下午一放學,我就一路小跑,來到白雪家看她。她家住在一座簡易樓三層的兩居室單元房。我按門鈴、敲門,都沒有人答應。
        她病了,應該在家呀?杉抑袥]有人。難道是去醫院了?我一路小跑,來到附近的一座醫院,里里外外找了個遍,也沒見她的蹤影。
        我失望了。這時,我忽然覺得雙條腿都跑酸了。
        我邁著沉重的雙腿慢慢沿著街道走。在要拐彎的十字路口,一家卡拉OK酒吧傳出了陣陣音樂聲。我轉頭看去,在那大玻璃窗后邊,發現白雪在擦抹桌子。
        哦,天!她在干什么?
        一身白色的工作服,化了妝的更加漂亮的維納斯臉龐,小心謹慎的神態……我明白了,為了賺錢,她當了臨時工。
        難道就為了那個生日宴席,這值得嗎?
        我胸中憋悶得慌,就像一團火在燃燒。霎時間,我忘了一切,徑直闖了進去。
        一個西服裝束的中年人迎著我走過來,問我:
        "你干什么,是中學生?"
        我點點頭。
        "有錢嗎?"
        我點點頭。
        這時,白雪看到了我,吃驚地走過來,滿臉通紅地跟我打招呼:
        "馬佳嘉,你--你--來--來玩?"
        我搖搖頭。那穿西服的家伙盯著我,白雪對他說:
        "他是我的同班同學。"
        那家伙聽后,點點頭轉身走了。我把白雪拉到一個角落,生氣地問她:
        "你這是干什么?沒有必要嘛。"
        她搖搖頭,嘆了口氣,說:
        "我只能這樣。你放心,我不會耽誤學習的。你們有有錢老爸,我沒有,我只有靠我自己。"
        我了解她,她不愿屈服,她不愿丟份兒,可這,是為了什么呢?我想不明白。我想到自己的銀行存折上還有三百元錢。于是對她說:
        "我銀行存折上還有三百元錢,可以先借給你用著。"
        白雪瞪了我一眼,堅決地說:
        "我決不會用你的錢!好啦,你走吧。我不需要別人指揮我。我對你只有一個要求:不要把我的事告訴任何人!
        當我從銀行里取出三百元的時候,心里在想:這錢,白雪是不會接受的。
        這可怎么辦?
        對,送到她家里,交給她姥姥。我見過她,是個非常慈祥和善的老奶奶。
        給我開門的正是白雪的姥姥,她望著我,說:
        "唔,是白雪的同學馬佳嘉?白雪說,晚上學校加了晚自習,是嗎?"
        我不好把白雪的事說破,只好點了點頭。老奶奶將我讓進屋內,讓我坐下,對我說:
        "家里很亂。白雪她媽媽住了醫院,病得很重。
        "什么?"我問。
        老奶奶猶豫了一下,忽然淚流滿面,說:"你可別告訴白雪。她媽媽得的是肝癌。為了不影響白雪學習,她媽媽不讓跟她講。"
        老奶奶的話,像一聲霹靂,轟響在我的頭頂上。我心里一酸,眼淚流了下來。我嗚咽著,從衣袋里取出了那三百元錢,遞給老奶奶,說:
        "這錢是我們全班同學湊的,是給白雪過生日的,請您轉交給她。"
        老奶奶擦著眼淚說:
        "這錢,我不能收。白雪也不會要的。這孩子命苦,打小她父親就拋棄了她們母女,是我一把屎一把尿把她拉扯大的。這錢,她是不會要的。"
        我把錢塞給老奶奶,轉身跑了。
        我把白雪的情況一五一十地講給了爸爸聽,爸爸接受了我的建議:二月二十九日下午放學以后,免費辦兩桌宴席,為白雪祝賀生日。
        轉眼這一天就到了。昨天下午,我再三懇求白雪,請她無論如何接受我爸爸的心意。我說:
        "你要再不答應,我爸爸說,他要親自到你家去。"
        白雪為難了。她猶豫了好一會兒,說:
        "好吧。這宴席的錢就算我欠著。"
        "那你一定要參加!"我說。
        她沒有點頭。她從口袋取出一個紙包,遞給我,說:
        "你收回這三百元錢,我就答應。"
        我沒有辦法,只好收回了那錢。
        她今天會來嗎?但愿她說話算數。是的,她說話從不失信。
        昨天,我還把白雪的真實情況告訴了猴三兒侯萬全。他聽了以后,捶著自己的胸脯說:
        "唉喲,唉喲,我簡直是個混蛋!我怎么……"
        同學們陸陸續續地來了。
        爸爸已將豐盛的菜肴擺滿了兩桌。大家入席了。主位留給白雪,那位子前的桌子上擺著一只大蛋糕。
        那生日蛋糕上點燃了十六根彩色蠟燭,紅紅的火苗與那五顏六色的燭體相輝映,顯得十分好看。
        同學們到齊了。大家坐好,默默地等著。和過去不同的是,沒有人說笑。難道他們知道了白雪的處境,或許是人的一種預感?說不清楚。
        外面又下起了紛紛揚揚的大雪。
        那白白的雪花在飄舞。玻璃上也有雪花飄落,但轉眼間,就化了,然后在玻璃上留下一丁丁點水珠……
        白雪終于沒有來。
        是候萬全替她吹滅了生日蠟燭。我們全體起立舉杯,為她祝福!
        她怎么會不來呢?
        她從來不會失信的。
        我們草草吃了飯。飯后,侯萬全態度嚴肅地宣讀了一份"宣言",題目是:《"慶賀生日委員會"即日解散》。
        大家走了以后,我和侯萬全提著生日蛋糕向白雪家中走去。
        天空白雪飛舞……
        我倆默默地走著,好一會兒,候萬全悄聲問我:
        ●2.jpg
        "是不是她病了?"
        我搖搖頭說,說:
        "可能是更大的不幸已經降落在她的頭上了……"
        "是她媽媽……"侯萬全突然哽住,說不下去了。我也強忍住,盡量使自己的眼淚不要流下來……
        唉,白雪呀……
        白雪……
    3. 上一篇文章: 《牛淚》作品導讀

    4. 下一篇文章: 《白雪,白雪》作品導讀
    5.  歡迎點評: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9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訪問人次: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亚洲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APP,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99热,99精品久久99久久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