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APP,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99热,99精品久久99久久久久

    <sub id="abbiz"></sub>

    1. <big id="abbiz"></big><nav id="abbiz"><table id="abbiz"><small id="abbiz"></small></table></nav>
      <wbr id="abbiz"><p id="abbiz"></p></wbr><nav id="abbiz"></nav>
    2. 域名: www.mattsmithofficial.com E-meil:學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學創作:yangshich@163.com
      于穎新 于立極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晉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樹槐 王鴿華 毛云爾 鄧宏順 北 董 潘與慶 皮朝輝 安 寧 湯 湯 伍 劍 艾 禺 劉清山 劉育賢 劉 俊 閆耀明 劉乃亭 劉興詩 劉慈欣 劉正權 劉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樹 李學斌 李志偉 李麗萍 李 銘 李維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湯素蘭 吳牧鈴 吳禮鑫 陸 梅 冰 夫 肖顯志 陳國華 陳 靜 陳志澤 邱 勛 宗介華 余 雷 吳佳駿 陳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銳 苗 欣 周學軍 魚在洋 周蓬樺 周曉波 楊向紅 楊庭安 楊 鵬 鄭 重 鄭允欽 鄭 軍 林文寶 范曉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饒 遠 賀曉彤 何騰江 洪善新 洪 燭 經紹珍 張廣鈞 張一成 張希玉 張懷帆 郝天曉 楊福久 倪樹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錢欣葆 愛 薇 龔房芳 徐 玲 野 軍 黃春華 黃 山 戚萬凱 湘 女 程逸汝 彭緒洛 謝 華 謝華良 謝倩霓 謝 璞 謝 鑫 謝樂軍 曾維惠 竇 晶 魯 冰 舒輝波 斯多林 蒲華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發稼 薛衛民 薛 濤 魏 斌
          首 頁   視 頻   訊 息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童 話    故 事   幼兒文學  寓 言    散 文
          詩 歌   贏在起點  作品導讀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寫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報 紙    空 間       
      目 錄
      熱點推薦
      童 話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我高考那年,死亡一直縈繞瑤村
      作者:謝宗玉     來源:兒童文學大本營    點擊數:
        1992年那個夏天,瑤村一直持續高溫,陽光濃郁而悲憫。整個夏天,村莊的生靈都一副病懨懨的樣子,或漫不經心地生長,或沒精打采地過日子。
        
        那個夏天,我又一次參加了高考?纪旰蟮母杏X糟糕極了,與玩得好的同窗相比,估分要低三四十分。這就是說,若他們能考上重點本科,我只能上中專。若他們只能上中專,我就鐵定得再次名落孫山。在縣城車站,沒趕上回鄉的班車,只好和別的幾個同學挑著行李徒步回家。半途歇息時,我一把火將所有課本全燒在那個無名的山坡上了。同學們笑我是胸有成竹。我內心凄苦,無言以對。如果按估分的情況來看,這一年我八成又與大學無緣。而我,再不想復讀了。我想什么呢,我想死。千奇百怪的死法已在我腦中層層疊起,一朵朵怪涎的笑容已開始在我臉上開開敗敗……
        
        但那年我上了大學,死亡終是與我擦肩而過……
        
        可不是所有的人都有我這么幸運。那個夏天,我親眼目睹了死亡一次又一次與瑤村脆弱的生命相擁抱。開始死的是蓮香。蓮香是一個婦女的名字。蓮香的老公一年四季都在南方打工。蓮香帶著五個小女孩在家里清苦度日。蓮香每天天不亮就下地里了,可一個人做七個人的農活,又怎么做得過來呢?七生是瑤村的一名光棍。七生一個人做一個人的農活。七生做完農活后就在瑤村的坡前坳后到處閑逛。后來七生就在無人的坳后幫蓮香做農活。再后來他就在無人的坳后與蓮香好上了。
        
        這個夏天,蓮香的老公突然出現在瑤村。也不知他是在南方聽了什么風聲趕回來的,還是他回到瑤村后聽了什么風聲?總之他回來沒多久,就把家里鬧得沸反盈天。有一天正午,我坐在自家大門口的涼陰下想心事,蓮香像一個虛影,突然從外面白晃晃的陽光中闖了進來。她一臉的淚痕,問我母親在不在家。我朝屋里呶了呶嘴。她就推門進去了。
        
        母親是村里惟一的公辦老師,在村人的眼里是個明事理的人。蓮香來我家向我母親傾訴,同時也想討個主意?赡赣H那時正為我的事愁眉不展。她一聲一聲的嘆息,后來說:你這廝身,既然做下了這等事,就忍忍吧,等他的氣消了,也許就好了。
        
        但蓮香沒有忍,從我家回去后的第三天,她就喝農藥自殺了。夏天喝農藥死的人,尸身極易發臭,蓮香死后連個追悼會也沒開,就草草抬上山埋了。蓮香的死對我頗有觸動,我想如果接下來我必須得死,就不要選擇喝農藥了。
        
        蓮香死后沒十天,瑤村白屋組宗雄家一下子又死了兩個人。開始宗雄也在南方打工。宗雄的女人禾花一個人在田里地里,起早貪黑地忙著。禾花有時把三歲的兒子長福帶在身邊,讓他在田垅上捉捉蚱蜢什么的。有時就讓他跟著村里其他稍大一點的孩子?赏蝗挥幸惶,長福掉進村前的荷葉塘淹死了。長福的尸體是第二天才打撈上來的。
        
        禾花中午回來吃飯,找了一陣長福,沒找到,就以為他跟別的孩子出去玩了,也就沒在意。吃了飯,禾花又下地去了。等到晚上回來,還不見長福,禾花就急起來了,滿村子去問?蓻]有小孩說見過長福。村里的人見丟了人,也跟著禾花急起來,于是村前村后到處去找去喊。大家以為長福是在某個草叢中獨自睡著了,瑤村的孩子就經常出現這樣的事情。
        
        可喊了一晚上,都不見長福的蹤影。直到第二天,大家才在荷葉塘發現長福。荷葉塘的水是半透明的,長福小小的尸體就躺在離岸不遠的水底,仔細看,一下子就能看清,可先天瑤村的人從岸上走來走去,居然沒有一個人發現。
        
        一個電報發到南方,宗雄星夜趕回,抱著已經發臭的長?抟宦暋拔业膬喊!”就暈了過去。等他醒來后,把家里所有的東西砸了個稀巴爛,還拽著禾花的頭發拳打腳踢,一邊哭著罵禾花,說自己在廣州拼死拼活地做,不就是為了兒子長福?!又說臨走時自己就再三叮囑過禾花,要看好長福,其他的事能做就做,不能做就算了?涩F在呢?現在呢?!
        
        禾花咬著牙,一言不發,任由宗雄拽著頭發在地上拖來拖去。后來是村里的人看不過去了,才把宗雄拉開,說這事怪不得禾花,誰愿意看著莊稼都到嘴邊了,還讓它爛在地里呢?
        
        宗雄就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來,一拳一拳擂著自己的胸口,罵自己財迷心竅。他本來早想回來搞雙搶,可一想到回來搞雙搶,扣除來去的車費,不劃算,就沒有回來了。如果早回來,就不會出這事。村里人又勸他,說這事也不怪他。
        
        下午,村人在東坡挖了個小坑,掩埋了長福,就散開忙各自的農活去了。誰知到了半夜,宗雄又凄慘慘地喊起來,大家跑到他家一看,卻見禾花死了。禾花就坐在宗雄隔壁的房間喝農藥,宗雄居然沒發現。等宗雄發現了,禾花已死去多時。禾花靠著墻壁,雙手把土墻都摳出坑來了,可就是沒喊一聲。
        
        草草埋了禾花,宗雄又去了南方。宗雄家的稻谷被禾花收了一半,另一半就全爛在田里了。據說宗雄至今都沒回來過。宗雄家的田地就這么一年一年,任它荒蕪。
        
        禾花死后一周,雙搶都快結束了,瑤村楓沖組的白毛老人又死了。白毛老人那年六十六,過了花甲的人,要說死也死得過了,只是那天她完全可以不死。白毛老人從十六歲開始生崽,一共生了十個。死了四個,長大成人的有六個。白毛老人三十五歲的時候頭發就全白了,從那時起,村里的人就叫她白毛老人。
        
        大概是生育過多,原先直溜溜的身材,沒到四十歲,就像把折尺了。身體單薄得就像秋風里的一根枯草。偏偏還特別好強,田里地里,水里泥里,沒日沒夜地撐著身子硬干,瑤村就數她最勤快。
        
        從四十歲開始,幾乎每年夏天,白毛老人都要在正午的烈日下暈倒幾次,大家都以為她沒幾年活的了,沒想到她卻活到了六十六。開始她發暈,弄得一村人都跟著她急,把她從地里急忙忙抬到陰涼處,又是刮痧灌水,又是擦汗扇風。
        
        但她發暈的次數也實在太多了,到后來,連她的六個兒子都習以為常了。有時大家忙起來了,就由著她倒在地里,沒人管。也真怪,白毛老人就像一棵被雨淋趴了的莊稼。雨淋趴了的莊稼,太陽一出,就又欣欣向榮起來。被曬暈的白毛老人,一到黃昏降夜露了,也會悠悠醒來。然后撐起身子,乘著月色回家。見著兒孫了,還挺不好意思呢。
        
        要說她六個兒子還是算孝順。但其中五個去了南方,就算想孝順,也是鞭長莫及。那年夏天,只有小六子一人在家。當天有人告訴小六子,說他母親又暈倒在地里了。小六子剛從田里回來,一身疲憊,那時正在樹蔭下乘涼,隨口就說:由她去死吧,這么大的日頭,要她別出去,她偏不聽!
        
        結果白毛老人這回還真沒挺過去,到黃昏降夜露了,她都沒醒過來。小六子去地里找她,發現她全身都沾滿了黑螞蟻。小六子嚇得六神無主,連人帶螞蟻抱回家,但白毛老人再沒醒過來了。
        
        她的五個兒子聞訊從南方趕回。大家知道白毛老人執拗的性格,都沒有責怪小六子。他們每人湊了一份錢,為白毛老人舉成了一個盛大的葬禮。據老人們說,這樣的葬禮在瑤村,至少五十年沒見了。言語間,頗有傾羨之意。我想也許吧,白毛老人六個兒子,六個媳婦,再加上一大群孫子,送葬的隊伍也是我見過最大的一回。
        
        人,這么接二連三地死去,讓我越發覺得那個夏天霉氣很重。對接下來的高考消息我幾乎不抱任何幻想了。夏夜多夢,幾乎每個夢中我都夢見自己死了,然后自己為自己哭得一塌糊涂,哭著哭著就醒過來了。醒來后,止不住的淚水還在嘩啦啦地流。我不是怕死,我只是覺得就這樣死了,對不起生養了我二十年的父母。
        
        但后來我居然不必去死了,因為我考起了大學,而且是重點本科。這在瑤村,也大概是五十年沒有的事了?窗竦哪翘,是小妹幫我去縣城的。黃昏時小妹回來了,不等到家,就在村前的山坡上對著正在門口張望的一家人揮手,大聲喊道:哥哥考上啦!我聽了這話,當時一屁股就軟了下來。
        
        我輕松了,踏實了,懸懸的一顆心落下來了?晌业耐瑢W小安卻慘了。小安和我是小學同學,初中同學,高中同學。復讀又同學。小安和我讀書一直不分上下。那年估分時,小安比我多估了四十分,可結果卻恰恰相反。
        
        那天小安是自己去縣城看榜的,到了晚上他都沒回家。他家人到我家打聽,我來不及暗示小妹,小妹就把他沒考上的消息告訴了他家人。他家人一下子著急了,連夜打著手電筒去縣城的路上找他,但沒找到。
        
        那晚,一種不祥的念頭占住了我整個心靈,我以為小安八成是自殺了?墒聦嵣闲“膊]有自殺。小安當晚就回村了,卻沒進家門,而是爬到后山的狼哭崖上,不吃不喝,坐了兩天。后來是一個砍柴人發現的。小安的家人急忙忙把小安從狼哭崖上背回家。小安一言不發,吃飽喝足后,向自己父母磕了幾個響頭,當天就跟人去了南方。
        
        ……這么多年過去了,聽說小安在南方混得并不好,幋迦嗽谀戏,都是做苦力,無非是挑磚挑沙、砌墻挖屋基。小安的體力比不上別人,圓滑也不及別人。八十年代曾流行一句話: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而小安肚子里的那些數理化,沒過幾年,就全忘光了。
        
        現在的小安比文盲沒強多少。做文盲所做的事,卻賺不到文盲那么多錢。去年春節回老家,我曾與小安狹路相逢過一次,我熱情上前招呼,但滿臉胡碴的小安表現很冷淡,說一句“回來啦?”沒停腳就走了。我看著他離去的背影,惆悵了許久。我想,那年如果我的命運跟小安一樣,或許我也不會自殺。那么小安現在的路,就是我要走的路。
        
        ……哦,是的了,小安比我大一歲,我兒子都可幫我打醬油了,但他現在都還沒婚娶。
        
        回頭再說那個夏天吧。那個夏天我的喜訊并沒有為瑤村帶來什么轉變。死亡的烈日仍籠罩著孤獨的瑤村。禾苗返青的時候,瑤村蒲塘組的四鳳又死了。四鳳是一個四十七歲的婦女。四鳳四十八歲的老公和二十二歲的兒子都在南方打工。
        
        四鳳一個人守在家里已有好些年了。四鳳曾經生了一個女兒,但長到兩歲就死了。四鳳后來又收養了一個女兒,但長到六歲也死了。四鳳就死心了,說老天爺注定不讓這個家有女兒。四鳳一個人過日子,沒災沒病的,田里地里的活都按時令做得妥妥貼貼。老公兒子隔不了多久就寄一次錢回家。村里人都說四鳳的命好?伤镍P居然莫名其妙也喝農藥死了。
        
        其實四鳳在喝農藥前有那么一點征兆,但沒有引起別人的注意。是在前一天,有個婦人經過四鳳家門前時,被四鳳強拉進家里喝酒。四鳳舀了一大碗上好的米酒出來。婦人喝了,直夸四鳳的米酒釀得好。四鳳就說:我釀了一大缸呢,你說釀得好,就常來喝吧,反正我家也沒人喝。接著四鳳就跟婦人聊天,聊著聊著就聊到宗雄家的事上了,四鳳說:活著也沒多大意思,若是像禾花那樣死了,倒也沒什么……
        
        婦人就圓瞪雙眼對四鳳說:好好的,你胡說什么?你家老公和崽伢子不賭不嫖,只曉得攢勁賺錢,賺了的錢又都寄回家了,你還有什么不滿意?!四鳳望著她,嘆了一聲氣。這時婦人的婆婆在外面喊婦人,婦人嘀咕一聲“老不死的”就忙告辭出去了。沒想到四鳳第二天就喝農藥死了。
        
        村里人都說,是禾花的鬼魂迷住了四鳳的心智,才讓四鳳稀里糊涂喝了農藥。四鳳的老公和兒子回來奔喪。住在原來的房子里,兒子倒不覺得有什么不對。但四鳳的老公一晚上一個惡夢,夢見四鳳就站在床頭,按著他的腿,看著他笑。
        
        然后他就懷疑他家的屋基有問題,也許是建在荒墳上了。于是就請一個風水師來看,風水師焚香燒紙,左看右看,末了還真說他家的屋基不好,犯煞。四鳳的老公聽風水師這么說,就用在南方辛辛苦苦賺的錢又建了一幢房子。
        
        我離村上大學的前一天晚上,父母本想大勢操辦一下,請十幾桌客人,再放兩場電影。都已經準備好了,可宗桃家又出事了。宗桃是我小時的同伴,但他小學畢業就去了廣州。我讀中學的時候,宗桃就可以在廣州大把大把地賺錢了。宗桃家隔我家很近,宗桃的母親常來我家夸耀她家的宗桃,惹得我母親特別眼紅,幾乎沒打算讓我再讀下去了。
        
        可就在那個夏天將結束時,宗桃在廣州出事了。宗桃和一伙民工坐在一輛闖篷貨車上去工地,車開得很快。宗桃突然莫名其妙就往車下跳。摔得個半死,民工們忙把他往醫院里送。在醫院里,別人問宗桃為什么跳車,宗桃艱難地說了一句:我看著我們的車子要與前面來的車子相撞了,我就……
        
        話沒說完,宗桃就死了。而事實上,前面的車子與他們的車子只是擦肩而過,根本就沒有相撞,宗桃他看花眼了。宗桃的哥哥聞訊后,連夜朝廣州趕。宗桃的父母就在家里呼天搶地地哭。
        
        在這種環境下,我家自然也不好意思辦什么喜酒了。宗桃畢竟是我兒時的同伴,我本想留下來看看事情的結果,但已經開學了,我再不去報到,那么費了九牛二虎之力考起的大學又會泡湯。我想,宗桃也許是太緊張,他就像城市上空的一只驚鳥,到死都沒有溶入南方那座五光十色的城市。
        
        然后,我就這么離開了故鄉……
        
        大學畢業后,我分進了大城市長沙,我理所當然成了長沙人,我的后輩理所當然成了土生土長的長沙伢子。那個叫瑤村的地方現在只是我的籍貫,那里的人和事,已與我沒有大多關連了……
        
        只是記憶里,總有一些東西揮之不去。去年我寫了個小說,叫《近距離相吸》。寫的就是我復讀時那段艱苦的歲月。我把它貼在網上,一個叫焚嵐的網友看了,極為不屑。他在后面留言說:像我這樣心理不健康的家伙,他讀大學時同寢室就有一個,那時他們互相把對方當作噩夢。
        
        我點擊他的個人信息,發現他來自大都市上海。我想,這個上海奶油小生,若與我相見了,當然也會視彼此為噩夢。我不知他那時有沒有對著他的那個同學趾高氣揚過?若有,我是那同學,一定會用一雙來自農村的粗手掀他娘的大耳光。
        
        但在網上相見,我只能文雅地引用前哲的一句話回復他:未曾哭過長夜的人,不足以語人生!真是的,在那樣偏僻的山村,除了拼死考大學,我想不出還有第二條光明的路可走!他憑什么把我們視為噩夢?!
        
        ……
        
        前天,我一邊喝著茶,一邊讀著報,后來我讀了報上的一組統計數據,那上面統計了上個世紀九十年代以來,農村民工非正常死亡的數據和農村婦女非正常死亡的數據。面對那組龐大的數據,我突然淚如雨下……因為我想起了1992年瑤村的那個夏天。放了報紙,我一氣呵成了上面這篇文章。哎,就讓它作為那個夏天瑤村所有亡靈的祭文吧。
    3. 上一篇文章: 盛滿月光的陶罐

    4. 下一篇文章: 沒有了
    5.  歡迎點評: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9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訪問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亚洲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APP,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99热,99精品久久99久久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