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APP,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99热,99精品久久99久久久久

    <sub id="abbiz"></sub>

    1. <big id="abbiz"></big><nav id="abbiz"><table id="abbiz"><small id="abbiz"></small></table></nav>
      <wbr id="abbiz"><p id="abbiz"></p></wbr><nav id="abbiz"></nav>
    2. 域名: www.mattsmithofficial.com E-meil:學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學創作:yangshich@163.com
      于穎新 于立極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晉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樹槐 王鴿華 毛云爾 鄧宏順 北 董 潘與慶 皮朝輝 安 寧 湯 湯 伍 劍 艾 禺 劉清山 劉育賢 劉 俊 閆耀明 劉乃亭 劉興詩 劉慈欣 劉正權 劉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樹 李學斌 李志偉 李麗萍 李 銘 李維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湯素蘭 吳牧鈴 吳禮鑫 陸 梅 冰 夫 肖顯志 陳國華 陳 靜 陳志澤 邱 勛 宗介華 余 雷 吳佳駿 陳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銳 苗 欣 周學軍 魚在洋 周蓬樺 周曉波 楊向紅 楊庭安 楊 鵬 鄭 重 鄭允欽 鄭 軍 林文寶 范曉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饒 遠 賀曉彤 何騰江 洪善新 洪 燭 經紹珍 張廣鈞 張一成 張希玉 張懷帆 郝天曉 楊福久 倪樹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錢欣葆 愛 薇 龔房芳 徐 玲 野 軍 黃春華 黃 山 戚萬凱 湘 女 程逸汝 彭緒洛 謝 華 謝華良 謝倩霓 謝 璞 謝 鑫 謝樂軍 曾維惠 竇 晶 魯 冰 舒輝波 斯多林 蒲華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發稼 薛衛民 薛 濤 魏 斌
          首 頁   視 頻   訊 息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童 話    故 事   幼兒文學  寓 言    散 文
          詩 歌   贏在起點  作品導讀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寫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報 紙    空 間       
      目 錄
      熱點推薦
      童 話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30、早戀的季節
      作者:明照     來源:兒童文學大本營    點擊數:
        九歲左右的孩子,會進入一個如夢如幻的成長時段,這就是早戀的季節。
        孩子的早戀,是一個刻骨銘心的童年記憶,是一個人生歷程中必須邁過去的坎兒,也是具有生命美學意義上的成長之美。
        對于孩子來說,早戀的形式構筑了一個鮮明亮麗的心靈風景。
        在早戀的季節里,我的小孫子麟麟有了屬于他的命運光影。
        《泰戈爾散文詩帶來了一個靈感》
        如果我們把生活之中充滿愛的歡笑,看成是天堂散落的玫瑰花瓣,那么我們已經走近禪機。
        如果我們把來自生活中的關愛,看成是天堂福音,那么我們已經走近了我佛即我心的境地。
        時光不老,世事無常;生命短暫,人生簡單。
        人非圣賢,人非先知,誰能不老?
        人到老年,并不知道屬于自己的時光到底還有多少——也許是一個晨鐘暮鼓的時段,然后伸腿瞪眼完蛋;也許是一個源遠流長的歲月,福大命大造化大,也許會移民火星。
        人到老年,當然還會有期許還會有希望,這些期許這些希望是什么?
        人到老年,所理解的自我應該是什么?心靈歡樂的源泉應該是什么?
        誠然,人各有志,人各有情,人各有舍,人各有得,不能整齊劃一;但是,各有各自的源頭活水,各有各自的心靈愿景。
        人到老年,應該有一種詩意的生活,詩意地對待自己,這是本分,也是自然。
        人到老年,一定要活出本真,活出精彩,生活之中才會處處是凈土,心靈境界才會澄明,才會平添青山朗月白云流水的禪意之聲。
        人生在世要理解何謂因果關系。
        人的命運是因果的一道風景線。
        平常事,平常人,平常心,心才常樂;常樂之心為佛心。
        無私事,無欲念,無祈求,目才常明;常明之目是星星。
        2021年1月15日,周日。
        我在給麟麟按摩頭部,因為他讀書讀得有些累了。
        奶奶從沙發上站起,走過來,拿著手機給我們看一個視頻。
        視頻中,蕭殺的天空下,村外的一大片地里,長著成排的大蔥,枯黃的葉子宛如農民破滅的希望一樣。
        我說,三九天了,還不起大蔥?
        他說,因為大蔥漲價了。
        奶奶說,麟麟說得對,農民就是這么想的。
        我說,農民就是這樣的現實主義,死死地盯著眼前利益。一見市場上大蔥價格瘋長,達到了破天荒的程度,就不起大蔥了,想等到春節前再賣一個高價。
        他說,農民沒有市場經濟觀念,用大蔥投資怎么能夠賺錢呢?農民光想自己,沒有想到大多數消費者,這就注定了農民不起大蔥,必然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奶奶說,不是怕花錢,只是覺得高價買蔥不值得——家里有蒜,有洋蔥,可以不吃大蔥,照樣過日子。
        我說,不想買,就不買,不上當受騙,我完全理解。
        他說,大蒜洋蔥,可以替代大蔥嗎?
        我說,從植物進化演變的過程上追根溯源,好像大蔥大蒜洋蔥是一個祖先,至少也是近親。
        奶奶說,現在賣不出去了,大蔥還在地里,有人把大蔥炒作起來,農民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他說,為什么有人炒作大蔥?
        我說,這是別有用心的人一個惡行惡舉,最后吃虧上當的還是農民。多行不義,沒有福報。
        奶奶說,現在北京超市里的大蔥價格,已經11元一斤啦。
        我說,好貴呀,記得從呼和浩特調回北京的時候,大蔥出現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價,民間流傳著一個段子:從南到北,從西到東,沒見過5毛錢大蔥。
        奶奶說,現在也可以起大蔥,價格別買那么高。
        他很有意味地說,越追求錢,越得不到;就像追求愛情一樣,越追求越得不到;與其追求,不如順其自然。
        奶奶說,麟麟說到點兒上了,一針見血。
        我說,精辟到位,能夠看出你在讀泰戈爾的散文詩,心有靈犀地得到了一個靈感。
        他說,讀泰戈爾,還有紀伯倫。
        我說,散文詩是禪境中的燈火,是燈火中的光明,是光明中的善。
        他說,爺爺,禪是什么?
        我說,禪是生活。說得直白一點兒,參禪就是讓人從生活的紛紜復雜中得到心靈的寧靜,也就是靜心。人在靜心時,才會思考怎樣放下執念,怎樣得到解脫,也才會思考怎樣隨緣,怎樣得到自在。
        他說,心靜,才會有靈感。
        我說,讀泰戈爾和紀伯倫,會給你帶來不同的審美感受,這是一種審美的新穎感。冰心、鄭振鐸是國內現代文學大家,他們翻譯的世界文學大師的散文詩作品,文筆優美,詩意盎然,成為了一代之冠。
        他說,千真萬確。
        我說,讓你讀散文詩,我有一個想法。
        他說,什么想法?
        我說,對于一個客觀事物,當別人在學習怎樣遣詞造句表情達意的時候,你會在生動描寫的事物中,提煉出具有哲理意味的散文詩話語,因而你的描摹就具有了審美意義。
        他說,我知道,這是文學中的審美。
        我說,比如說大蔥吧,不吃高價大蔥,地球照樣運轉。
        臨近春節了,奶奶拉著購物車,風塵仆仆地從超市回來,頗為感慨地說,我買了三棵大蔥,一斤,花了7·48元。
        我說,市場經濟的價格,此一時彼一時,買了挺好。
        奶奶說,金蔥,銀蔥,買了大蔥過年用。
        我說,買了就好,想買就買,隨心而為,隨意而行。
        對于孩子的眼睛,花朵一樣的風景是春月春陽,自然美風光天成——美是時光,也是天意。
        對于孩子的心靈,天空一樣的廣闊是春雨春風,菩提之愛是成長——美是風景,也是上帝。
        《人到老年,各有天地》
        人到老年,說該說的話,心口如一;想該想的人,因緣天定。
        人到老年,做該做的事,以人為本;念該念的恩,涌泉相報。
        人到老年應該有一種詩意的生活,詩意地對待帶孩子的問題,這是我的一管之見。
        有了小孫子,在我看來是一種蒼天的恩賜,也是一種命運的必然流程。
        有了小孫子,我很幸運,應該敬畏蒼天,敬重命運,同時要善待自己,呵護孩子的成長。
        有了小孫子,有的老人喜歡自己帶,這自有他的心靈愿景,也自有他的其樂融融。
        有了小孫子,有的老人不喜歡帶,只是喜歡有一個爺爺的稱謂,這也是一種緣分。
        我呢,喜歡帶小孫子。
        我認為帶小孫子,是一種義不容辭的責任,也是一種情感的歲月擔當。
        我認為帶小孫子,是一種深愛的付出,也是一種人生幸福的當下擷取。
        在我的眼中,生活是禪。
        對于我來說,生活中普普通通的事情,比如接送孩子上下學,比如回家后幫助孩子復習和預習,都是修禪的構成元素。
        對于我來說,帶小孫子,不是一個麻煩,而是一種機緣;不是一種責任,而是一個因果;不是一個包袱,而是一種天賜的快樂。
        我感悟到自己的每一滴血,都在血脈的溪流里低吟淺唱;在鮮活的現實生活中,自然而然會誕生禪悟,這就是一個人生的福分。
        身在福中要知福,這是大千世界的一個金科玉律。
        2021年1月中旬的四年級上學期期末考試,麟麟語數英得了300分。
        為了小孫子,也為了孩子雕塑自己成長之美的上帝,在經歷了一番日思夜想之后,我萌生了第三個想法。
        第三個想法是什么呢?
        哦,9歲半左右的麟麟,已經早戀了。
        每一個孩子進入早戀的季節,必然有故事,值得一書。
        他的早戀故事,始于2020年9月,上了四年級之后。
        他的早戀故事,有因果,有回應;有風雨,有彩虹。
        孩子的每一天都不會同于前一天,每一天都有自己的形式,宛如月亮一樣。
        孩子的每一天都不同于任何一天,每一天都有自己的意義,宛如太陽一樣。
        《成長之中的早戀之門》
        童年時代,一個成長的時代,菩提的時代,開拓的時代,一個人生的永恒時代。
        童年時代,人要學會深愛自己,這樣才能善待自己,進而善待生命,善待世界。
        2020年9月21日,周一。
        坐在寫字臺前,他打開筆袋,拿出了尺子和簽字筆——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我沉默不語,目光卻籠罩著他。
        他說,爺爺,咱家里有帶亮光的紙嗎?
        我說,沒有,但有彩紙。
        他說,我知道,彩紙在書架上。
        說完,他從書架上拿下了幾摞各色彩紙,從中選出了一張橙紅色的。
        我問,你要干什么呀?
        他很隨意地說,做一個卡。
        我順手把剪刀遞給了他,詢問道,做卡得用剪刀吧?
        他接了過去,放在寫字臺上說,謝謝。
        我隨口問道,教師節已經過了,你做卡送給誰呀?
        他說,別管了。
        一個別管了,大有文章,什么內容,不得而知;我只好說,那好吧。
        他說,謝謝爺爺。
        話已到此,一清二楚了,我不能再追問下去,再問也無濟于事。
        片刻之后,他說,爺爺,用一下你的手機好嗎?
        我不假思索地把手機給了他。
        他快活地解釋說,我搜一個東西。
        我問了一句,搜什么呀?
        他緘口不語,很明顯,不想說。
        我的問話,是一句多余的話。
        只有順其自然,給他一個碗大湯寬,讓他做他想做的事,心情才會如春風楊柳。
        在寫字臺上,他做的很認真,在橙紅色的紙上,又是劃線又是折疊又是裁剪。
        站在旁觀者的角度觀察,可以來這是一個折疊的構架,也就是一個立體的卡。
        任何時候任何事情,都是心靈出奇招,認真出精彩。
        然后,他又在手機上搜尋什么,拿起簽字筆寫了起來,給人一種神神秘秘的感覺。
        我小聲對奶奶說,你看麟麟做的卡多漂亮。
        奶奶看了一眼,忍不住地提高了聲音,欣喜地連聲說,這是什么卡呀?這么精致?送給誰呀?
        心中有事不想說,也不愿意被人點破;他說,別管了,奶奶。
        又一個別管了。
        但是,對于家長來說,這并不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奶奶很快活,打趣地說,不是送給奶奶的吧?
        他笑了,沒有回應。
        我說,奶奶,別管了。
        奶奶笑了,夸贊道,麟麟的手真巧。
        我靈機一動,一下子豁然開朗了,這會不會是一個情書卡——麟麟早戀?
        早戀?
        值得奇怪嗎?
        由此,我想起了一件事兒。
        就在十多天前,我和他在一起,偶遇和她相識的一個女孩,正在和家人一起散步。
        女孩很大膽,也很粗放,讓人刮目相看。
        見面打招呼之后,女孩話音朗朗,開門見山地說,我們班里的同學說,你是我的男朋友。
        我愕然了。
        麟麟一聽,毫不膽怯,底氣十足,似乎一躍而起,跳上比武擂臺一樣,話語鏗鏘,連珠炮似地說,是又怎么樣?我要是和你在一個班,早就給你寫情書了!
        他要給她寫情書了!
        我笑了,好輕盈,又好沉重。
        對方的家長也笑了,好沉重,好輕盈。
        他坦然自若,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女孩沉默著,看著他。
        我拉了麟麟一把,笑聲中和對方道別后,離開了。
        我明知故問,你剛才說,要給她寫什么?
        他一本正經地看著我說,寫情書!
        我說,寫情書?
        他聲情并茂地說,也就是早戀。
        我說,早戀?學校的紀律是不允許的。
        他滔滔不絕地說,沒有道理呀,為什么不能早戀?一個人有了感覺就要表達,天經地義。
        我并沒有深入思考,也許他只不過是頭腦敏捷,嘴巴硬了一下,說一說而已。
        他若有所思,默默地走在我的身旁。
        我不想再和他討論下去,一對一地大談早戀,感覺沒有什么現實意義。
        現實生活是人的存在,人的存在也是一種天意。
        但是,我的思緒在流淌,宛若春風吹拂一樣,百花盛放。
        春天給了大自然的萬物生發,也給了孩子童心的幻想。
        他的幻想之中,女孩出現了。
        我想到了,他曾一先一后地喜歡過班里的兩個女孩。
        第一個是我發現的,在他的只言片語中,得到了心靈印證。
        之后的另一個是他告訴我的,當時我沒有接話茬兒,沉默為上。
        但是,由于家庭等一些原因,他都沒有來得及表達一下自己的心心念念,這兩個女孩就成為了過眼云煙。
        白云依然是白云,藍天依然是藍天。
        話說回來,這些天,在上學的路上,他會不時地談起自己對早戀的看法,對不讓早戀的要求很不以為然。
        我知道,這個年齡段的孩子,天不怕地不怕,隨時隨地指點江山。
        又一轉念,該提醒一下他了,不要繼續做卡了。
        我說,麟麟,今天的作業,你還沒做呢。
        他在寫字臺上,一邊忙著手里的活兒,一邊若有所思地說,我在學校里做完語文了,數學還有不多一點兒,英語就是預習新課。
        我說,白駒過隙,你得抓緊,做卡已經用去了不少時間。
        他丁是丁卯是卯地說,爺爺,不用著急,我自有安排,好嗎?
        自有安排,自己解放自己——當然好啦。
        又過了一會兒,他胖乎乎的腮幫子動了動,清清爽爽地吐出了一口氣,把初見規模的卡,小心翼翼地折疊了起來。
        我遞給他一張紙,誠篤地建議,麟麟,你還是用紙包起來好。
        他略一沉思,贊同地說,多謝。
        不用拐彎抹角,我直奔主題,話語明朗地提醒道,可別帶到學校里去。
        他有一點兒驚訝,為什么?
        我說,很簡單,因為你沒有做完卡,在學校里怎么做?
        他聚精會神地看著我,目光閃閃爍爍地說,有道理,在學校里是沒有什么時間做。
        然后,他用紙把折疊起來的卡包了起來,拿在手中輕輕地掂量著,似乎輕盈而又沉重,沉重而又輕盈。
        我說,建議你,把它放進寫字臺抽屜里。
        他說,爺爺替我保管吧!
        我說,好吧。
        他說,哦,爺爺不會看吧?
        我說,不會。
        他說,那我交給爺爺就放心了。
        我說,謝謝。
        他拿出數學作業,攤開來,凝望著我,頗有意味地說,爺爺,你知道嗎?做數學題,能夠讓人做出愛國情懷。
        我從來沒有聽說過這樣的話語,太奇思妙想了,或者說有一點兒奇葩了。
        我說,為什么呀?
        他說,從表格的對比中,能夠感覺到祖國的強大。
        我又驚又喜地說,太好了!
        他說,為什么呀?
        我說,麟麟看問題的視角,比爺爺新穎多了,給了爺爺一個啟迪。
        他說,三人行,必有我師。
        我說,如果說寫大字能夠寫出美感,這不足為奇,因為每一個方塊兒的漢字,其結構就是一種美。
        他說,我知道,漢字有一種結構之美。
        我說,你再接著練下去,寫大字達到了一定程度,運筆時自然而然就會有一種韻律,一種發自心靈深處的美感。
        對于泉水來說,大海是一個幻想。
        對于大海來說,泉水是一個遺忘。
        《兒孫之福是緣起,我留什么給兒孫》
        孩子的微笑,心靈的蝴蝶。
        孩子的幻想,童心的太陽。
        人到老年,應該有一種詩意的生活,在帶孩子的過程中,詩意地把握一個雙向成長。
        人生在世,如何看待兒孫,是一種心靈的陳述,是一種愛的表達,也是一種人生智慧。
        民間有一句廣為流傳的俗話,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兒孫自有兒孫福,莫為兒孫做馬牛。
        自古以來,人各有情,人各有志——這是一種自然。
        但是,我并不認同上述的警世規勸。
        為什么?
        因為我感覺人到老年,有了兒女,又有了孫子,也就是當了爺爺之后,在自己的心靈世界,應該有一個新的視野,一個新的姿態,一個新的箴言:
        兒孫之福是緣起,我留什么給兒孫。
        為什么?
        因為小孫子是爺爺的美好未來,是上天給與的恩賜,給與的天堂。
        爺爺不是小孫子的明天,爺爺的愛在小孫子成長之美中流淌。
        人到老年,應該詩意地看待孩子,把孩子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放在成長之美的規律之中來加以考察,這是一個以人為本的審美過程。
        讓孩子找到最好最美的自己,在成長之美中成為自己的上帝。
        如果修禪煉心,如果我們感悟到了生活之中時時處處都是道場,那么在帶小孫子的過程中,就可以和小孫子一起成長。
        和小孫子一起成長,老人成長的指向是童年,童年是一個詩意的童年,也是一個童心的世界,這就是雙向成長。
        不是春天造就布谷鳥,也不是布谷鳥締造了春天。
        春天有春天的時間,布谷鳥有布谷鳥之歌的節點。
        《小孫子的情書卡和爺爺早戀的鉤沉》
        幻想,現實給與未來的一片陽光一種芳香。
        現實,時光留在幻想的一個信息一個氣象。
        2020年9月22日,周二。
        放學回到家,喝了半杯水,急匆匆地坐在寫字臺前,他從書包里拿出了一個紙包。
        我想不出來,在紙包里,又會有什么神奇呢?
        并不想避諱我,他欣然地打開了紙包,里面竟然是一些五顏六色的花瓣形小薄片,閃閃發光的小薄片,給人帶來了春的氣息花的芳香,頓時讓我聯翩浮想。
        站在一旁,我好奇地問,這些鮮艷奪目的小薄片,哪兒來的?
        他說,同學給的。
        我說,真漂亮,干嘛用?
        他誠懇地說,動腦筋,想一想。
        我推測道,大概和卡有關吧。
        他點了一下頭說,爺爺,把我做的那個卡給我。
        我拉開抽屜,拿出了卡,給了他。
        他不動聲色地說,爺爺,你忙你的吧,不要打擾我。
        我說,好啊,我在電腦上寫作。
        他用膠棒,把那些閃光的花瓣,一個一個貼在了卡上,神情專注地做著卡。
        坐在電腦前,我敲打著鍵盤,像啄木鳥一樣書寫著春天的詩篇。
        他說,爺爺,用一下手機,好嗎?
        我二話沒說,把手機遞給了他。
        他拿著手機,搜索了一番,之后用筆在紙上,寫著什么。
        然后,他才在卡上,寫上了一些話語。
        坐在電腦前,我一扭頭,見伏在寫字臺上的他,字寫得快,情不自禁地提醒道,麟麟,要像寫大字一樣,字寫得慢一點兒,慢工出細活。
        他頭也不抬,明快地說,知道了,爺爺,字寫得快時,我覺得會有一種韻律。
        我說,有一個成語叫一字不茍,你記得嗎?
        他說,知道。
        然后話鋒一轉,他深有所思地問,爺爺寫過藏頭詩嗎?
        我說,沒有,對此我一竅不通。
        卡做好了,他把卡立在寫字臺上,像一個亭亭玉立的小亭子一樣引人注目,更像一個花壇底座一樣令人神往。
        我情不自禁地說,真棒!
        他挺直了身子,后仰著頭,端詳著卡,一副心滿意足的樣子。
        我說,送給誰呀?
        沒想到,他直言相告,某某某。
        我問,你喜歡某某某。
        他說,早戀。
        我說,你還不到九歲半,其實不是什么戀,如果非要把它叫成早戀,也不是不可。
        他說,我愛這個女孩。
        我說,從根本的意義上說,這不是戀,也不是愛,只是一種成長的激情。
        他說,為什么?
        我平靜如常地說,在成長過程中,到了九歲左右,生理上會有一些前所未有的變化。
        他說,什么變化?
        我說,對異性感興趣了,在男孩子眼里,女孩子有了一種神秘感。
        他說,爺爺的意思,這是孩子成長的一個自然規律。
        我說,對。這是很正常的也很普遍的,每一人都得經歷這樣的一個成長季節。
        他說,早戀是一個成長的季節?
        我說,俄羅斯作家老托爾斯泰有一句名言:男女之間沒有真正的友誼,有的只是愛。麟麟,老托爾斯泰說的男女是成年人,不是孩子。
        他說,那孩子呢?
        我說,四年級的同學還是孩子,到了五年級就到了少年階段;我的看法,自以為一針見血:在孩子之間沒有什么愛,有的只是大于友誼的喜歡。
        他說,爺爺的意思,早戀只是一種男孩子對于女孩子的喜歡?
        我說,這是人生成長的一個階段,無法逾越,只有順其自然,隨緣而為。
        因果是人間愛的靈魂,也是茫茫世界的時光之河。
        愛的緣起緣滅,教會人懂得因緣果報是天命之歌。
        他說,爺爺呢,你有早戀嗎?
        我很坦率地回答,有哇!
        他說,哦,爺爺也早戀。
        我說,真沒有想到,有生以來,你是第一個問我這個問題的人。
        他說,爺爺是爺爺,也是我的朋友。
        我加重了語氣說,再說一遍,早戀只是成長過程中的一個季節,一個純粹的生理反應階段。
        他很感興趣地問,像我這個年齡,爺爺也有喜歡的女孩子?
        面對小孫子,就是面對一個朋友,我毫不掩飾自己,十分坦誠地說,有哇。
        他說,爺爺寫過情書嗎?
        我說,沒有。
        他說,為什么不表白一下?
        我說,那時才上二年級,爺爺膽小,靦腆;不能和你相比,你膽子大,比爺爺棒。
        他說,問一下,你喜歡的女孩是誰?
        我說,那時候爺爺在故鄉,是本村小學里比我高一年級的女孩子,是同一個村子的。他好奇地問,為什么喜歡她?
        我說,起初只是一種感覺,喜歡;后來,我有了一個發現。
        他追問,什么發現?
        我停頓了一下,喝了一口水,童年的記憶有些迷蒙,宛如一片片淡淡的云,在眼前浮現出了桃色。
        我說,我發現她的臉型和五官,有一點兒像我的母親。
        他催促著,爺爺接著說,我很感興趣,說呀。
        我說,我把自己封閉得很嚴,沒有一丁一點兒的心靈流露。
        他說,為什么?
        我說,因為我不敢在大庭廣眾之下,深情脈脈地注視她;她對于我來說,只是一個神秘的存在,只是一個美好的形象。
        他說,她有所發覺嗎?
        我說,我當時的感覺,她自始至終也不知道,在我的情感世界中,有過她的身影。
        他笑了,很開心的樣子,很真誠。
        我說,這是一個人心靈世界中最隱秘的部分,也可說是一個成長的秘密。
        他說,我知道了爺爺的秘密。
        我說,經驗告訴我們,孩子長到這個時候,對異性的感覺很新鮮,孩子自以為是愛,其實并不是愛。
        他真切地追問,不是愛,那到底是什么?
        我說,那是內在的一種真摯,一種純凈,一種單純的情感;或者說,是一種成長之中的生命激情,諾大的世界在眼前忽然一下子打開了,有了一個揮之不去的心靈風景,那就是異性。
        他說,爺爺說得很有詩意。
        我說,面對你,心靈相通的小孫子,爺爺把你當成朋友,傾吐了心靈中一段塵封了60多年的記憶。
        他說,我很感動,得認真思索一下。
        我說,大到西瓜小到芝麻,任何一個記憶的鉤沉,都是心靈的呼喚,都是命運的風景。
        記憶不用去學,它是一種本能運作,記住了的都是該記住的。
        遺忘不用人教,它是一種生理機制,遺忘了的都是該遺忘的。
        《敬畏孩子的成長規律,呵護命運的自然流淌》
        風雨之后出彩虹。
        彩虹不在風雨中。
        晚年的愛因斯坦說過一句意味深長的話語,令世人困惑不已:一切科學的盡頭是佛學。
        佛學是科學。
        佛學在人間,佛學中講:諸法皆空,唯因果不空。
        我們寬慰地面對世界之時,世界正在緊緊地禁錮著我們;我們是世界,世界是我們。
        如果我們理解了何謂因何謂果何謂因果,那么世間的紛紜變幻是一個有常,不理解因果之時則會覺得人生無常。
        佛學教給人們解脫的方法,放下執念,隨緣而為,自然會心靜如水,心靈形式更新,也就是生命得到自在,靈魂得到涅槃。
        我們要敬畏生命的誕生,要敬重孩子成長規律。
        我們要呵護孩子的童年,呵護命運的自然流淌。
        因此,對于孩子的早戀,一定不要等閑視之,但也沒有必要如臨大敵,大動干戈。
        孩子的早戀,無法逾越。
        若把孩子的早戀,當成一個成長之美中的細節來加以關注,我們就會在審美的層面上采擷生命美學的花朵。
        人到老年帶孩子,爺爺也在成長。
        人到老年帶孩子,在孩子的成長之中,我們的心靈也會一步一步走進童心,展現出從未有過的自我風景,心性得到修煉之后,目光會明澈,生活會順遂,命運會豁達,一句話與佛結緣。
        爺爺的成長是小孫子成長之美的影子,這是歲月的詩篇。
        爺爺和小孫子的快樂,在小孫子童年歲月之中涓涓流淌。
        雙向成長,宛如一條生命的江河奔流不息。
        雙向成長,孩子走在童年時代,爺爺走向童心的世界,兩者有機地融合,融合在當下孩子成長之美的風景中。
        成長之美具有闊大的美學包容,把當今時代我們對孩子的關注,提升到了一個藝術審美的高度。
        成長之美具有平和的可操作性,把孩子面對自我提升到了生命哲學的程度,尋找到自己的上帝。
        《在天地之間,人是萬物之靈》
        因為看淡了世間繁華,所以心根清凈。
        因為懂得了因果報應,所以廣結善緣。
        還是在2020年9月22日,周二。
        我談到了自己的早戀,他凝視著我。
        我說,簡單來說吧,所謂的早戀,男孩對女孩只是一種喜歡,或者說是比普通朋友深一層的友誼,這種男孩對女孩的喜歡,是異性對于自己動人心魄的一種吸引之力,也是自己對于異性渴望交流的一種心靈形式。
        他說,看來有道理。
        我說,就一個人的心靈激情而言,這種喜歡還是很有力度的;因此,對于自己喜歡的女孩子,就成為了一個必須邁過去的坎兒。
        任何的一個坎兒,邁不過去是煩惱,邁過去了才有心靈安寧。
        他說,爺爺,為什么說這種喜歡還是很有力度的?
        我說,女孩子的形象會成為一個幻景,或清晰或朦朧,或遙遠或切近,出現在男孩的面前,有時還會進入夢中,但這只是一段很短的時間,像北方農村多風多雨的夏收季節一樣。
        他沉思著說,你說很快就會過去?
        我說,這種喜歡的感覺很微妙,不時地撩撥著你的心靈,這與對爸爸媽媽爺爺奶奶的愛不一樣——因為孩子與孩子之間都是同齡人,有一種難以名狀的心靈激情在左右著你。你想一下是不是這樣?
        他沉思不語。
        我說,這是一種朦朦朧朧的感覺,一種甜蜜,一種苦澀,一種躁動,一種不安,一種有所寄托的幸福之感——這是成長之中的一個煩惱,處理好了,心態調整好了,煩惱之后會有心靈的靜好。
        面對著他專注的神情,微蹙的眉宇,我坦誠地說,爺爺是過來人,聽一聲爺爺的建議,不要輕易向對方表白。
        他說,為什么?
        我說,因為在童年時代,孩子的成長只是一種成長,是走向情感成熟的一個初始。
        他說,也是一個緣分吧?
        我說,當然是一個緣分,請記住這個緣分,講的是孩子在童年歲月中成長的周邊環境。而不是成年人之間戀愛結婚的那樣一個緣分,那樣一個存在。
        他說,聽懂了,緣分與緣分不一樣。
        我說,因為你們是孩子,早戀很快就過去了,緣起緣滅,一片空茫。
        他喃喃自語,很快?
        我說,因為東方美學注重結果不看重過程,早戀的核心內涵是含蓄之美,把這種一生只有一次的淡淡的美,深深地埋在心底。
        他說,如果特別想表達一下呢?
        我說,這會因人而異,不能一概而論。
        他說,為什么?
        我說,如果環境合適,沒有第三個人在場,你想表達一下,可以有分寸感地流露,但要記住一個很重要的前提。
        他說,什么前提?
        我說,你喜歡對方,你也知道對方喜歡你。
        他說,還有呢,比如對方不喜歡自己?
        我說,在這樣的情景之下,如果你竹筒子倒豆子,自己痛快了,對方會很尷尬,你也會無地自容。
        他說,為什么?
        我說,如果對方沒有與你一樣的情感基礎,人和人的對話不會在一個層面上。試想一下,你痛快淋漓地說了,不但帶不走一片云彩,反而會給對方留下一片烏云。
        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幸運日,宛如新月總有月圓的寧靜。
        幸運日凝聚了命運之中的福氣,表達了一種天意的輕靈。
        接下來,他說,結果呢?
        我說,結果,連普通的朋友也做不成了,你長大成人了就會懂得這個道理。聽爺爺的一句肺腑之言,不要把卡送出去。
        他說,我還是要帶到學校去。
        我問,你了解她嗎?
        他愣住了,一副癡癡呆呆的模樣——這個問題,可能從來沒有人問過他,他自己也從來沒有想過。
        我說,你把卡送給她,她會接受嗎?
        一張困頓的面孔,他宛如石刻木雕一般嚴肅。
        我說,萬一,萬一對方拒絕了呢?
        他眨動了一下睫毛,似乎在說,會這樣么?
        這時候,我想說一下對某某某的看法,這是一種純粹旁觀者的觀察;又一轉念,還是緘默為好,倘若直言直語,我怕傷到麟麟的心靈。
        誠然,別人給你一顆釘子是傷害,自己碰一碰釘子是活該。
        從擁有一顆佛心的意義上說,這種自己碰一碰釘子,也不是什么活該,而是一個度化自己的機緣。
        他眨動了兩下眼睛,似乎猶豫不決。
        我說,怎么樣?
        還是一副很不情愿的樣子,他說,好吧,那就不帶到學校里去了。
        我說,好孩子,真是一個好寶貝。
        他說,爺爺,你可千萬不要告訴我爸媽。
        我說,可以呀。
        然后,他開始做作業;之后,他收拾好書包。
        趁我去了一趟洗手間的當兒,奶奶悄聲地告訴我,麟麟把情書卡裝進了書包里,你得管一下。
        我走了過去,站在他的身旁,溫和地說,把卡給爺爺吧,我替你保存,萬無一失。
        他猶豫了一下,有一點兒茫茫然,還有那么一點兒不情愿地說,給就給吧。
        他打開書包,拿出了情書卡,給了我。
        我說,多謝信任。
        他再一次叮囑,一字一句地叮囑道,請爺爺保管好,可不能讓我爸媽知道。
        我說,一言為定,放心吧。
        時間未到,時間一到,我想你會自然而然地讓爸媽知道,這是一個菩提之光。
        天空是寬廣的,它向大地敞開;敞開,有敞開者的胸懷。
        大海是深邃的,它向天空封閉;封閉,有封閉者的思想。
        2021年3月6日于北京
    3. 上一篇文章: 29、人生的一切都是奇跡

    4. 下一篇文章: 沒有了
    5.  歡迎點評: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9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訪問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亚洲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APP,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99热,99精品久久99久久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