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APP,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99热,99精品久久99久久久久

    <sub id="abbiz"></sub>

    1. <big id="abbiz"></big><nav id="abbiz"><table id="abbiz"><small id="abbiz"></small></table></nav>
      <wbr id="abbiz"><p id="abbiz"></p></wbr><nav id="abbiz"></nav>
    2. 域名: www.mattsmithofficial.com E-meil:學生作文zhycetwx@163.com 文學創作:yangshich@163.com
      于穎新 于立極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晉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樹槐 王鴿華 毛云爾 鄧宏順 北 董 潘與慶 皮朝輝 安 寧 湯 湯 伍 劍 艾 禺 劉清山 劉育賢 劉 俊 閆耀明 劉乃亭 劉興詩 劉慈欣 劉正權 劉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樹 李學斌 李志偉 李麗萍 李 銘 李維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湯素蘭 吳牧鈴 吳禮鑫 陸 梅 冰 夫 肖顯志 陳國華 陳 靜 陳志澤 邱 勛 宗介華 余 雷 吳佳駿 陳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銳 苗 欣 周學軍 魚在洋 周蓬樺 周曉波 楊向紅 楊庭安 楊 鵬 鄭 重 鄭允欽 鄭 軍 林文寶 范曉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饒 遠 賀曉彤 何騰江 洪善新 洪 燭 經紹珍 張廣鈞 張一成 張希玉 張懷帆 郝天曉 楊福久 倪樹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錢欣葆 愛 薇 龔房芳 徐 玲 野 軍 黃春華 黃 山 戚萬凱 湘 女 程逸汝 彭緒洛 謝 華 謝華良 謝倩霓 謝 璞 謝 鑫 謝樂軍 曾維惠 竇 晶 魯 冰 舒輝波 斯多林 蒲華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發稼 薛衛民 薛 濤 魏 斌
          首 頁   視 頻   訊 息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童 話    故 事   幼兒文學  寓 言    散 文
          詩 歌   贏在起點  作品導讀  作家文集   版主作品   自由寫吧   作 文   精彩回放  報 紙    空 間       
      目 錄
      熱點推薦
      童 話
      兒童小說
      科幻小說
      15、馬來西亞的奇遇
      作者:明照     來源:兒童文學大本營    點擊數:

        我兒子一家三口參加了一個旅游團,2019年8月10日到8月17日到馬來西亞游玩。
        對于小孫子張若麟來說,此行難得。
        回到北京,他們講述了在馬來西亞的旅游,其經歷可謂豐富多彩,有時平淡無奇,有時有聲有色,也有時驚險相伴。
        我記述下了他們旅游的浮光掠影,以期保留孩子這一段難得的心靈旅程。

      《來自馬來西亞的氣味——刻骨銘心》

        流水不爭,方有安時處順,隨遇而安的自在流程。
        飛云不停,方有一生飄泊,萬里蔚藍的一片風景。
        2019年8月18日,周日。
        一說起馬來西亞,我首先想到的是飄逸在馬來西亞的榴蓮氣味,很有力度。
        真是一方水土養一方人,一方人有一方人的氣韻。
        麟麟說,爺爺,爸媽從馬來西亞買來了一盒榴蓮巧克力,送給了奶奶。
        我說,你爸媽給我買了兩大包白咖啡。
        他說,我知道。
        接著他問道,爺爺,你好像不喜歡榴蓮?
        我說,是的。
        他說,你好像吃過榴蓮?
        我說,吃過,也在馬來西亞。
        他說,你說過,我不記得了,這是什么時候的事兒?
        我說,2002年年底,我參加中國作家代表團訪問馬來西亞的時候。當時汽車停在路邊,陪同我們的馬來西亞作家,給我們買了榴蓮。鑒于榴蓮的氣味,我不想吃。與我同行的作家說,榴蓮是這兒的特產,你不吃,那就白來一趟馬來西亞。
        我說,言之有理,那就試吃一點兒吧。
        他問,吃了?
        我說,試吃了一點兒
        他說,感覺如何?
        我說,不想恭維,氣味難聞,想吐忍著,沒有吐出來;但不虛此行,也值得一試。
        他說,就吃了一次?
        我說,還有一次,在宴會上,我屏住呼息,吃了一點兒,一氣呵成,口感還可以,氣味如山,這也是我向榴蓮的告別。
        他說,奶奶,我們現在就吃榴蓮。
        我說,高抬貴手,你們饒了我吧。
        他說,我們吃榴蓮的時候,你可以戴上兩個防毒面具10個口罩。
        我說,那樣的話,我就成了一個噘噘嘴。
        他說,這樣吧,你也快過生日了,這盒榴蓮巧克力給你,那兩大包白色咖啡轉送給奶奶。
        奶奶說,可以,沒問題。
        我說,多謝你的良苦用心。
        奶奶說,麟麟,你一直笑嘻嘻的,別逗爺爺啦。
        他說,既然爺爺已經接受了榴蓮巧克力,那就給了爺爺吧。
        榴蓮巧克力又不是炸彈,我接了過來,小心為上。
        我聞了一下,密封的還可以。
        不放心,我又聞了一下,哎呀,原形畢露了,仍然有味兒。
        我把榴蓮給了他,無可奈何地說,我的胃口開始翻江倒海,想一吐為快。
        奶奶說,快把榴蓮巧克力拿到陽臺上吧。
        眉頭一皺,計上心來。
        他故意拿著榴蓮巧克力,走到我跟前,笑瞇瞇地說,爺爺,榴蓮和臭豆腐相比較,哪一個更勝一籌呢?
        我說,真的沒有想過這樣的問題,自然而然就沒有比較過,沒有比較就沒有鑒別,很難回答。
        他說,當然,臭味和臭味不會一樣,說一說你的想法。
        我給他作揖,懇切地說,別拿榴蓮綁架我啦,饒了我吧,現在一聽到榴蓮二字,我就支撐不住啦,暈菜了。
        他摸了一下我的臉龐,很有意思地笑著。
        我說,麟麟,你快去洗手間洗一下手。
        他說,怎么啦?
        我說,你的手上,還有榴蓮味兒。
        他去了洗手間,洗了手,然后回到我面前說,洗過啦,還有味兒嗎?
        我一聞,眉間立即緊縮成一個檳榔,連聲說,還是有味兒。
        他說,我再去洗一洗。
        片刻之后,他走回大廳,自己聞了一下手,點了一下頭說,可以放心啦。
        他又讓我聞了一下,我說,不行,再洗。
        他又走進了洗手間,走出來的時候,看著我。
        我說,事不過三,過關啦。
        他說,好哇,你也就不用退避三舍啦。
        我說,多謝理解。
        大概是又一轉念,他十分驚訝地說,奇了怪了,榴蓮的氣味有那么可怕?
        我說,仁者見仁,智者見智——蘿卜白菜,各有所愛。
        白云只是在陽光中飄泊,不會給藍天帶來希望。
        云影只是在時光中飄蕩,不會給大海帶來夢想。
        《奇遇也是一種機緣投合——事有因果》
        哪一片白云聽到了我的祈禱?哪一條河水帶走了我的思念?
        哪一只夜鶯飛進了我的夢境?哪一道波浪看到了我的幻想?
        2019年8月20日,周二。
        兒子對我說,在馬來西亞,在珍拉丁灣,他看見一位女士,拿著一根一米長的鐵棍,走了過來。
        他有些莫名其妙,打量著對方。
        驀然地,女士對他說,走,捉住那只蜥蜴。
        我問,這個女士,和你們是一個旅游團的?
        兒子說,不是,我不認識,但她也住在這里。
        我問,多么大的一只蜥蜴,值得如此興師動眾?
        兒子說,我看見了那只蜥蜴,有一米多長,彩色的,像一只吃人的科莫拉多蜥蜴一樣令人恐懼。
        我說,蜥蜴在哪兒呀?
        兒子說,它的大半個身子趴在一塊石頭上,石頭的下面是一片干涸的泥沙,再往外是一片水塘。
        我說,女士叫你參加的意思,是想請你幫忙,一起動手逮住蜥蜴?
        兒子說,我想是這樣的。
        我說,好端端的蜥蜴,捉它干嘛?那么大的蜥蜴,太難捉啦,簡直難于上青天。
        兒子說,我正在定奪之時,這位女士的女兒,也出來助陣了。
        我說,哎呀,有其母,必有其女。她女兒有多大?
        兒子說,大概十來歲吧。
        我說,接下來,你怎么辦呢?
        兒子說,我叫了一聲麟麟,想讓他也來幫忙。
        我說,有其父,必有其子。麟麟出來了嗎?
        兒子說,麟麟出來了。
        我說,麟麟能幫上什么忙?
        兒子說,幫了一個倒忙。
        我說,他怎么做的?
        兒子說,見我上前要捉蜥蜴,麟麟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說,去什么去,走開吧。
        我說,你停下來了?
        兒子說,麟麟的勁兒挺大,我退下來了。
        我說,麟麟做對了,你是應該閃人,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兒子說,應該是這樣的,不要去招惹它。
        我說,那么大的一只蜥蜴,一男一女兩個人,對付不了,再加上孩子,也于事無補。再說,蜥蜴是被保護動物,不要動它,一動就犯法,吃不了兜著走。
        說起蜥蜴,有故事。
        我一下子想起了幾年前,北京的電視臺播出過一則新聞。
        在潘家園古舊市場,有一對70歲的老頭老太太,賣了一只蜥蜴,得了300元。他們想不到被人舉報了。因為買賣珍稀動物蜥蜴,觸犯了法律,每人被判刑入獄10年。
        對此,我想了很多,因而留下了歲月之水沖不走的鵝卵石一樣的記憶。
        說起蜥蜴,還有相遇。
        在1999年中秋,我有過一次與蜥蜴的近距離接觸。
        那時,我住在北京祁家豁子,早晨我和老伴打完了羽毛球,往回走。
        在回家的小路上,我看見20多米開外,有一只50多厘米長的蜥蜴,箭簇一樣橫攔在路上,占據了小路的一半。
        我們放慢了腳步,走到距它幾米的地方,站定了。
        我想,它要逃走了。
        但是,蜥蜴并沒有逃逸,而是眼巴巴地望著我們,目光是那樣的柔和那樣的懇切。
        我細細地打量著它,蜥蜴藍綠色的身體,身上疙疙瘩瘩的,令我頭皮立時發麻,心靈驟然發抖。
        我家什么寵物也不養。
        我也不喜歡蜥蜴,這就是機緣。
        我挪動腳步,走在前面,老伴緊隨其后。
        走到它面前時,我站下來了,凝視著它,我平和地說,你一定是找不到家了,別著急,好好想一想,還是回家吧。
        老伴說,也許是主人待它不好,它逃出來了,自由了。
        我說,如果是這樣的話,你已經獲得了自由,快走吧,這里人來人往,很不安全。
        令我驚愕不已的是蜥蜴并沒有動彈,只是慢慢地轉動著頭,柔和的目光帶有一種深深的無奈,懇切地望著我。
        我說,我知道你是被保護動物,你我有緣相見,但我不能收養你,我不喜歡蜥蜴,無緣相伴——你懂我的意思了吧?
        走了幾步,我回頭又看了一眼,它依然還站在那里,像一尊雕塑一樣一動不動,懇切的目光依然望著我們。
        我們走到了小路的盡頭,出于好奇心,我又返回去,不見了蜥蜴的蹤影。
        蜥蜴,不管你在哪里,我都會為你祈福平安。
        秋天,已經泛出了淡淡的金黃。
        秋天,留下了匆匆的時光,留下了蜥蜴的身影,也留下了我的心靈獨白。
        如果你追求不該擁有的東西,這樣的幻想只會是一場空歡喜。
        如果你愛戀不該喜歡的東西,這樣的幻想只會留下蒼白記憶。

      《馬來西亞的幸運——蒼天有眼》

        你可以因愛而偉大,也可以因愛而渺小。
        你可以因恨而沉重,也可以因恨而輕盈。
        2019年8月21日,周三。
        我對麟麟說,聽爸爸說在馬來西亞時,發生了一件驚人的事兒,當時媽媽在運動場運動。
        他說,當時,我和爸爸在一旁觀看。
        我說,發生了驚人的一幕?
        他說,正在這個時候,突然有一個網球,飛了過來,不偏不倚,打在了我的鼻梁上。
        我說,鼻子是一個要害部位,一定很疼吧?
        他說,當時,我的腦袋嗡了一下,鼻梁生疼,天昏地暗,我大叫一聲。爸爸立即察看我的鼻子。
        我說,這很危險。
        他說,我掃視了一下周邊,也不見有人找網球。
        我說,有撿銀子的,有拾金子的,沒有人撿拾責任。
        他說,我生氣了,把球扔到了一邊。
        我說,絞盡腦汁也想不到,竟然會出現這樣的事兒。
        他說,鼻子可不禁打。
        我說,說得對,鼻梁骨是很脆弱的,經不起擊打。
        他說,我很幸運。
        我說,這叫飛來橫禍,麟麟,大難之后,必有后福。
        他說,為什么?
        我說,禍福相依。
        我說,麟麟,我給你講一個并不幸運的同學和一個背運的老頭。
        當時是在天津,我上初二,學校組織學生打靶。
        學生上實彈射擊課,在打靶場,操作流程就是這樣的:同學們站成一排,被叫到名字的同學上前,趴在地上,教官蹲在一旁,講解射擊要領,如何裝彈上膛,如何瞄準;然后扣動扳機,子彈射出,飛向靶子。這個同學完成射擊后,站起來歸隊。之后,有值守人員察看靶子,報告打靶成績。
        有個男同學,不是我們班的,完成射擊后,站起來,他應該立即歸隊;但是……
        下一個同學上位,趴在地上。
        千奇百怪,負責值守的人員不見了。
        但是,應該歸隊的同學,沒有歸隊。
        為什么?
        因為他心急火燎地從同學隊伍的后面繞了過去,私自跑到了射擊靶子的跟前。
        他彎下了腰,撅著屁股,看自己究竟打了幾環,成績很重要啊。
        誰又能想到呢,這邊瞄準的同學,操作失誤,扣動了扳機,子彈朝著靶子飛去。
        毫不客氣,子彈打中了撅著屁股的同學的臀部。
        當時用的是小口徑步槍,子彈是鉛的,鉛有毒。
        我當時并不在打靶場。
        輪到我們班打靶的時候,是單膝跪地射擊。
        教官說,眼睛好,心理穩定,全神貫注,瞄準射擊,會有好成績。
        我的成績是一槍命中靶心,10環。
        在天津,還是在原來的中學,我上高一時,又出了一件奇了怪了的事情,一個老頭意外受傷了。
        上體育課,同學們面對著學校的院墻,推鉛球。
        鬼使神差,有個同學推出去的鉛球,飛到了學校院墻的鐵護欄上。
        鉛球不守規矩,點了一下鐵護欄之后,像一個跳崖者一樣落了下去。
        鉛球落下去了,落在了院墻外。
        誰也沒有想到,立即傳來了一陣慘叫。
        原來,學校院墻之外是一條馬路的人行道,鉛球,當當正正地砸在了一個走路的老頭的頭上,他倒在了血泊中。
        好就好在,因為是冬天,老頭帶著一頂棉帽子,沒有當場斃命。
        后來聽說,受傷的老頭,腦袋上被砸下了一個小碗一樣的坑,一直在醫院搶救。
        后來的后來聽說,老頭命大,搶救過來了,但失去了意識,病臥在床,成了植物人。
        不管你是怎樣的憂傷,世界也不會走向地獄。
        不關你是怎樣的歡樂,人間也不是處處天堂。

      《馬來西亞的猴子——也是精靈,也有故事》

        在上帝喜愛的風景中,一定會有孩子的笑臉。
        在孩子喜歡的動物里,一定會有精靈的猴子。
        2019年8月22日,周四。
        我說,麟麟,聽爸爸說,在馬來西亞的時候,在你們下榻的酒店,有兩只猴子跳到了遮陽傘上,向下窺望。
        他說,這樣的一個場面,我沒有見到。
        我說,你看到了什么?
        他說,我聽到了人們的幾聲尖叫,驚恐萬分的尖叫。
        我說,之后呢?
        他說,我看見了兩只猴子,嗬,一前一后竄了下來,不顧一切地撲上去,搶走了在傘下就餐人的食品。
        我說,哎呀,猴子可真猖狂,如入無人之境,這樣的猴子快成精了。
        他說,人們也不應該在遮陽傘下面吃飯。
        我說,人們也不會想到,在猴子與人的對峙中,人不會占上風。
        他說,我們就在里面吃飯,到了外面怕有危險。
        我說,食品被猴子搶走了,也沒什么。
        他說,為什么?
        我說,猴子搶走了食品,也不會因此有人憂愁。
        他說,人們不會在意那些食品的。
        我說,物質不滅,人不吃,猴子吃,客觀上看也是一個善事。
        訪問馬來西亞時,我們和馬來西亞的作家同乘一部汽車,貫穿馬來西亞全境。
        由于路途漫長,很容易困乏,就用說笑話講故事,來提神醒腦,活躍一下氣氛。
        一位馬來西亞女作家,五十開外了,淡淡地微笑著,用平和的語氣說,我講一個猴子的故事。
        這個故事,給中國作家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象。
        她說,有一群半大的男孩子,來到了一條小河邊,河水歡快地流淌。
        幾個男孩子,脫光了衣服,準備下河,裸泳。
        原來在河里玩耍的一群猴子,看見人來了,驚慌地從水中跑了出來。
        眨眼的功夫,一群猴子紛紛地爬到了河邊的椰子樹上,驚詫地望著河里。
        河水中,男孩子們在盡情玩耍。
        猴媽媽的懷里,摟著一只小猴子,坐在樹杈上。
        小猴子很好奇,指著河里的幾個男孩子說,媽媽,我以前沒見過這幾個東西,他們是猴子嗎?
        猴媽媽說,他們是另一種猴子,跟我們不一樣。
        小猴子說,他們沒有尾巴,為什么?
        猴媽媽說,你再看一看。
        小猴子說,有,媽媽,我看見啦,他們也有尾巴。
        猴媽媽說,我們的尾巴長在后面,他們的尾巴長在前面。
        小猴子說,為什么?
        猴媽媽說,族群不同,遺傳變異也會不同,這就是這群猴子和我們的根本區別。
        小猴子說,我們的尾巴長,他們的尾巴那么小。
        猴媽媽說,我們的尾巴叫尾巴,你猜一下他們管尾巴叫什么?
        小猴子說,叫什么?快告訴我,媽媽。
        猴媽媽說,我不想現在告訴你,你再猜一猜。
        小猴子說,為什么?快告訴我呀,媽媽。
        猴媽媽說,好吧,媽媽告訴你,他們管尾巴叫辮子。
        小猴子說,他們管尾巴叫辮子,為什么呀?
        猴媽媽說,為什么?你再猜一猜。
        花朵的開放,是一年一度的色彩展示會,是靈魂對愛的深切渴望。
        花朵不喜歡蝴蝶的輕飄,不喜歡蜜蜂嘮叨,只喜歡人深情的目光。

      《在螢火蟲的王國里——火樹銀花不夜天》

        你可以因菩提而獲得童心,也可以因煩惱而生命蒼白。
        你可以因太陽而誕生幻想,也可以因月亮而夢境閃光。
        2019年8月23日,周五。
        我說,麟麟,聽說在馬來西亞,你跟著爸媽去觀賞了螢火蟲。
        他說,是的,景色十分壯觀。
        我說,在草灘上,還是在灌木叢里?
        他說,不是,我們坐在小船上,走在一條河里。
        我說,黃昏時分?
        他說,好像還晚一些,入夜之后吧。
        我說,螢火蟲在哪兒?
        他說,在岸邊的樹上。
        我說,螢火蟲多嗎?
        他說,哎呀,很多很多,岸邊的樹上落滿了螢火蟲,大開眼界。
        我說,那是火樹銀花不夜天一樣的壯美一樣的輝煌,如夢如幻。
        他說,有兩只螢火蟲朝我們飛來了,一只落在爸爸身上,另一只落在了媽媽身上。他們很幸運。
        我說,祝福他們。
        他說,爺爺見過螢火蟲吧?
        我說,見過。
        他說,捉住過螢火蟲嗎?
        我說,我上一次捉螢火蟲,是在你爸爸1993年考大學的時候。我們住在北京海定區清華大學南門附近,黃昏之后,我和你爸爸在草叢中,在灌木中,捉螢火蟲。
        他說,能夠捉到螢火蟲嗎?
        我說,能捉到。
        他說,捉到了幾只?
        我說,好幾只。
        他說,捉到了螢火蟲,怎么辦?
        我說,把它們放進一個小瓶子里。
        他說,然后呢?
        我說,然后,拿回家,放在桌子上,躺在床上,拉滅了燈,螢火蟲的藍光一閃一閃的,仿佛進入了童話一樣的世界。
        他說,螢火蟲能活多長時間呀?
        我說,當晚睡覺之前,我們就把螢火蟲放生了。
        飄落的黃葉是秋風的歡歌,枝頭的綠芽是春風點燃的篝火。
        落葉的金黃是天堂遺落的夢,陽光在綠葉中珍藏著愛之歌。

      《馬來西亞的陷阱——麟麟挖沙子的終結篇》

        人要順其自然地面對,命運帶來的歡樂和憂傷。
        可以像烏鴉一樣沉默,也可以像喜鵲一樣歌唱。
        2019年8月27日,周二。
        麟麟說,爺爺,在馬來西亞,我遇到了一個陷阱。
        我說,陷阱?你爸媽沒說,怎么回事兒?
        他說,珍拉丁灣,有一片大海,我跟爸媽在一個u字形的海灣上。
        我說,我沒有去過珍拉丁灣,想象一下那里的沙灘會跟北戴河不一樣吧?
        他說,沙灘很潔凈,白色的沙子,柔軟柔軟的。
        我說,俗話說十里不同天;大海不一樣,沙灘也會不一樣。我很高興,你們不虛此行。
        他說,我想在海邊的沙灘上,走一走。
        我說,陽光海水沙灘和清風,一定很有詩意——我理解你的心態。
        他說,我還沒有走到海水邊兒,沙子很軟,我的雙腳往下沉,陷進了沙子里。
        我說,情況不妙,很危險,趕緊呼叫爸媽呀!
        他說,我先拔出了左腳,腳出來了,鞋還窩在沙子里。
        我頗有些驚詫了,十分不安地說,你的鞋,完完全全地埋沒在了沙子里?
        他說,沒有,左腳的鞋露出了一點鞋邊兒。
        我說,接下來呢?
        他說,我又拔出了右腳,哎呀,腳出來了,但沒有鞋。
        我說,刻不容緩,你趕緊大聲呼叫——爸爸,媽媽。
        他說,我喊媽媽,快來。
        我說,爸爸呢?
        他說,爸爸在海里,我看不見。
        我說,媽媽剛才在那兒?
        他說,媽媽在一旁的海水邊,好像在看手機。
        我說,媽媽聽到了你的叫聲嗎?
        他說,聽到了,媽媽很快就過來了。
        我說,你趕緊往一邊閃一下,這片沙灘像陷阱一樣令人心驚膽戰。
        他說,我對媽媽說,剛才我的雙腳陷進了沙子里,左腳和右腳的鞋,都沒有跟著腳一塊兒拔出來,埋在了沙子里。
        我說,媽媽會很快有所行動。
        他說,是的,媽媽一聽,蹲在了沙灘上,扒開沙子,很快就把左腳的鞋挖了出來,遞給了我。
        我說,很好。你表現得很鎮定,叫人感佩。
        他說,媽媽問我,右腳剛才站在那兒?我告訴她,記得大概的位置,是在那兒……
        我說,你很不簡單,好樣的,可以說臨危不亂,還記得剛才站的地方。
        他說,我指給了媽媽我剛才站的地方。
        我說,媽媽開始在那兒挖沙子,用雙手挖?
        他說,是的,媽媽挖得很用力。
        我說,爸爸呢?
        他說,這時爸爸也過來了,還有一起趕過來的大人和小朋友。
        我說,右腳的鞋,找到了嗎?
        他說,媽媽挖呀挖,沒有找到。
        我說,沒找到,算啦。
        他說,爸爸也開始挖,挖呀挖,也沒有找到。
        我說,有一些神秘了。
        他說,幫著找的大人和小朋友,挖呀,挖呀,也沒有挖到。
        我說,找不到,沒關系,只要人安全就是天大的好事。
        他說,我沒有想明白,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兒——哭了。
        我說,不哭,不哭——男兒有淚不輕彈。
        他說,我不由自主的,哭了,感到了一種莫名其妙。
        我說,爸爸媽媽呢?
        他說,爸爸也說不哭,沒什么,麟麟;媽媽也來安慰我,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兒。
        我說,陷到沙子里的鞋是哪一雙?
        他說,是媽媽在網上買的一雙鞋。
        我說,哦,是一雙新鞋,沒什么。
        他說,很可惜。
        我說,你知道是什么牌子的嗎?
        他說,不知道。
        我說,這雙鞋,有什么特別的地方嗎?
        他說,新鞋的鞋幫很緊,一般的情況下,走在海邊的沙灘上,不會有沙子飛進鞋里。很好的一雙鞋,陷進了沙子里。
        我說,你很機警,很快把腿拔了出來,這就是奇跡;不然越陷越深,麻煩就大啦。
        他說,我沒有想到會是這個樣子。
        我說,每到一處海邊,在北戴河,在秦皇島,在南戴河,在黃金海岸,在海南島,你都要挖沙子。
        他說,我是很喜歡挖沙子。
        我說,這回在珍拉丁灣,雖然你沒有挖沙子,是媽媽在挖,爸爸在挖,別的人和小朋友替你在挖——因此,這一回應該是你挖沙子的終結篇。
        他說,我沒有挖沙子呀。
        我說,這一切皆因為你,別人幫你挖,你是沙子的受害者,也是挖沙子的受益者。
        他說,哦,有道理。
        萬事有道,道在萬事流變里燃燒。
        萬物有理,理在萬物成長中清明。

      《馬來西亞海水的湛藍讓人流連忘返——從海底摸到了4個羚羊角一樣的貝殼》

        云在藍天上飄泊,美在風景中流動。
        善在心靈里生根,愛在命運中歌唱。
        還是在2019年8月27日,周二。
        我說,麟麟,我想起了你們沒有去馬來西亞之前,我告訴你的一些事情。
        他說,當時我問,爺爺去過馬來西亞,什么時候?
        我說,2002年底,我參加中國作家代表團訪問馬來西亞。
        他說,你有什么印象?
        我說,別的先放在一邊,你跟著爸媽到馬來西亞旅游,還想到那里挖沙子?
        他說,是的,我很想。
        我說,挖沙子成了你到海邊的必修課。我告訴你,那里的沙灘軟呼呼的,小心為上。
        他說,爺爺為什么會有這樣的一個印象?
        我說,在賓館后面的海濱浴場,我下海游泳。
        他說,這樣的海濱浴場是歸賓館管理嗎?
        我說,是的,有服務生在那里守望。
        他說,這個浴場的沙灘是軟乎乎的?
        我說,我下海游泳,不敢到中流擊水,只是在離海邊不遠處游。累了,站在水中歇口氣的時候,我感到右腳踩住了一個什么東西,有10多厘米長。
        他說,發現寶貝了。
        我說,我沉到水中,腳下的細沙已經沒過了我的腳踝,我從腳底下扣出來,一看是一個貝殼。
        他說,什么樣子的一個貝殼?
        我說,它的形狀像羚羊角一樣,上面的花紋像椰子樹干,看上一眼就叫人愛不釋手。
        他說,貝殼是活的還是死的?
        我說,是活著的。
        他說,那就把它帶回家吧,養起來。
        我說,除了拿護照的人之外,像貝殼這樣活著的喘氣的東西,是過不了海關的。
        他說,那你怎么辦呢?
        我說,我把它放在水邊沙灘上的水洼里,我一共摸到了4個貝殼,都是活的。
        他說,之后呢?
        我說,之后,回到賓館房間,我把4個貝殼放進一個杯子里,注入了清水,很快都死了。我將貝殼帶回了家,作為紀念。
        在童年時代,一個孩子生命的詩意,是月亮一樣日新月異的成長,成長是心靈的歌唱,也是反映了人的生命運作規律的美——成長之美;成長之美,像故鄉一樣。
        在童年時代,一個孩子心靈的詩意,是太陽一樣一日一新的菩提,菩提是生命的覺悟,也是表達著來自一種純凈慈悲的愛——菩提之愛;菩提之愛,像時光一樣。
        2019年8月28日于北京

    3. 上一篇文章: 童心是不落的太陽

    4. 下一篇文章: 沒有了
    5.  歡迎點評: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9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訪問人次:AmazingCounters.com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亚洲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APP,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99热,99精品久久99久久久久